当前位置:80后励志网> 两性情感问题

无非色情男女

发布时间:2019-12-26 11:25   浏览量:

  一日,我突然接到电话,里面密密的全是呜咽,哭声里夹杂着一声声唤我的名字,半晌,才听清是杨梅。

 

  她哭得透不过气来,“帮帮我。”

 

  我连声说:“别哭,别哭,慢慢说。”

 

  有很大的杂音,我把话筒拿远一点,顺势坐下来,啜一口茶,一只手仍在翻阅桌上的文件。有人敲门而进,我示意那人在沙发上小坐。听得断断续续。

 

  她新到一家公司就职,老板带她与厂家联系生意,先押了货回去,言明货到付款,把她暂且抵在那儿。一个星期了,厂家屡屡催问,老板避不出头,老板娘说:“杨梅?我不认识她。你们要怎么搞她,关我什么事?”

 

  我怔一怔。好像是有人说过的:把鱼赶到水里的?是地上的猫。那么,是命运要将杨梅推送给我吗?她忽然近在咫尺,不可推拒。

 

  听她哭得肝胆俱裂,我淡淡说:“这件事,应该去找你的老板。”

 

  她的声音突地交通堵塞,然后惊叫:“但是……”

 

  我打断她:“我还有事。”

 

  “啪”,我知道是她摔了电话。

 

  难以形容杨梅看到我时的样子:她茫然地抬起满是泪痕的脸庞,眼中全是空白,忽然,她眼睛越睁越大,整个人踉跄站起,仿佛是从梦中陡然惊醒,一时分不清眼前的,是真实抑或梦境。

无非色情男女

  那是四个小时后,我飞去她所在的城市,将她轻轻一环。

 

  而她只是愣愣地、愣愣地看着我,好像不相信那真的是我,忽然失声:“你不是说你不会来吗?”

 

  我笑:“我几时说了?我只是说该去找你的老板,我就去了。汇款的凭据我刚才已交给厂家了。”——我如何操作?我的某人之子某人之孙也不是白当的,几个电话的事。——“你对我连这点信心都没有?”

 

  她的泪急速滑过,“不不,我知道你会来,我知道,我只是有点担心,我想你未必是……”

 

  她还在哭,却呛咳地笑了,笑落了一脸的泪,“我好高兴,我真的好高兴,你真的来了。我现在知道了。”她扑在我肩上,在我耳边喃喃地说“我现在知道了。”

 

  只是举手之劳,却赢得美人归。随后种种,皆水到渠成。欢爱过后,我让杨梅给自己挑件礼物——下意识里,是种以物易物。

 

  她在首饰柜前久久徘徊,良久抬头,定定看我一眼,对柜中一指。是枚钻戒,戒面是一颗小小的心,稍稍转动,顿时折射出七彩的光茫,仿如星光熠熠,价格颇不菲。我略略迟疑,然而我看见她凝神等我的决定,嘴忘形地微微张开,她大眼睛里流露出的渴盼与焦灼……心一软,我想:罢罢,春宵一刻,不是不值千金的。就对售货小姐点点头。

 

  刹时间,她的脸如千树万树梨花开,馨香漫天,眼中的喜悦光芒,几乎比钻石更甚几分。她扑过来拥吻,大庭广众之下,我尴尬地推开,心想只是小恩小惠,她就这么高兴,这女孩,到底还是贪财的。

 

  然而她抓着我的手直摇,如此娇娜,如小女生,眼睛亮晶晶的,“我知道你一定会答应的。”是一只刚刚啄到虫的小鸟,旁若无人的喜悦。我笑,享受她的欢颜。


本文标签: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