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0后励志网> 两性情感问题

爱情造假

发布时间:2019-08-21 10:23   浏览量:

  沈静快气炸了。

 

  她和穆涛赴饭局,一群很久没见面的朋友在饭桌上激情昂然,穆涛更是激动得喝红了脸。不知谁喊了一句:“谁最有钱啊?”大伙儿起哄说涛哥!“那今天谁买单啊?”“涛哥!涛哥!”喊声一浪高过一浪。

 

  沈静大惊,在桌下使劲踢穆涛,但是穆涛依旧乐颠颠地接过账单。银行卡刷下去的那一刻,沈静感觉自己的心被抓起来拧了一把。

 

  说好的AA制,现在穆涛充大头鬼一个人独自承受了。四千多元的账单,穆涛一个月的工资还没有四千,沈静能不气吗?

 

  回家的路上,沈静唠叨了一路。穆涛嘻皮笑脸地说:“吃亏是福啊。”沈静白了他一眼,没好气地说:“福你的头,每次都装阔气,也没见你落着什么福。”

 

  穆涛沉默了一会儿,说:“我很快就要升职了,涨了工资,这点饭钱还是付得起的。”不说这个还好,一说沈静就更气了。穆涛总是说上司很看得起他,很快就会升他为经理。刚开始的时候,沈静听到这个消息也是乐滋滋的,昂首挺胸地告诉那一帮八卦的姐妹,她家的穆涛是未来的经理。但是过了那么久,穆涛依然只是一个打杂的无名小卒,还美其名曰领导让他在基层多锻炼,以后好挑大梁。

 

  在小区楼下,穆涛接了一个电话,寒暄了几句便豪爽地甩出一句:“重庆你找地儿,我买单。”沈静一听这话立刻就明白,穆涛又要去做“请客小弟”了。她没好气地提醒他过几周就是他母亲的七十大寿,别花光了钱礼物都买不起。

 

  穆涛撇了一下嘴,然后露出一副“我买单我自豪”的表情。沈静懒得再说他,索性走快几步。

 

  穆涛为了面子经常请客,在沈静的面前也挺爱装的。这好面子爱虚荣的模样,沈静越看越不顺眼。

 

  周末,沈静在家找文件的时候,翻出了房产证。一看才知道,他们现在住的房子根本就不是穆涛的,而是登记在他姐夫和姐姐的名下。

 

  沈静满脸怒气地把房产证扔在穆涛的面前,质问房子到底是谁的。穆涛支支吾吾了好久,终于承认他根本就没有房子,这是定居美国的姐姐留给他住的。

 

  沈静扯大了嗓门:“穆涛啊穆涛,你这人怎么那么虚伪,当时还说这房子是你做生意赚来的,难怪我妈叫你在房产证上加个名字,你老是找借口推脱。”

 

  穆涛的面子上挂不住了,阴沉地说:“我姐的不就是我的吗?”

 

  沈静哼了一下:“你姐的就是你的吗?要是你的,为什么房产证不改名字?哪天她从美国回来了,我们就去睡天桥底下吧。你根本就是无能加虚伪!”

 

  穆涛“嗖”地跳了起来:“你不虚伪吗?吃饭那天买了上千来块的衣服,吊牌都没有撕掉,第二天衣服就不见了,是送回商场了吧?”

 

  沈静顿时像泄了气的皮球,这句话戳中了她的要害。她的确是为了炫耀而去商场“借”了一件衣服回来。但是她觉得自己没有错,这样做不但省下了一大笔钱,还赚足了面子。那天,一群女伴围着夸赞沈静穿衣服有品位的时候,她的心真是甜蜜极了,而且穆涛的脸上也大放光彩啊。

 

  穆涛没有注意到沈静的脸已经刮起了阴风,他继续翻旧账:“我们刚刚谈恋爱的时候,你戴着劳力士的表,去我家吃饭还落在水池边,那么贵的表谁会那么不小心,是故意向我炫耀你有多有钱吧?我上网查过那型号,要四万九千五百元。你说你一个普通的上班族,买那么贵的表来炫耀,不也是虚荣吗?”

 

  “啪”的一下,沈静把手中的房产证扔在桌面上,转身进了房间。

 

  穆涛一边敲门,一边说着不着调的冷言冷语,沈静觉得心烦,把耳塞戴上,心里还是堵得慌。

 

  沈静也真是虚荣啊,就在几个月前,她对穆涛一见钟情。穆涛在朋友圈炫耀照片,iPad、iPhone、各地风景图,还有在宝马里的耍酷图。沈静的自卑心便作怪了,觉得自己的家境不好,人也长得不漂亮,配不上穆涛。

 

  鬼使神差下,她伪装成很有钱的样子,给穆涛送了名贵的衣服、香水、珍藏版的球鞋。她总是说这些东西只要她动动手指就能买来了,其实这些礼物都是沈静在下班后去发传单、饭店打工挣回来的。

 

  后来虽然知道穆涛也是装的,他不过是个落难的王子,iPad是朋友的,风景图是从网上扒拉来的,宝马是人家4S店的,但是沈静没有怪穆涛虚荣,反而松了一口气。

 

  爱情原本就是一个平衡的跷跷板,如果一个人被升得老高,另一个人就会自卑到尘埃里去。坐在跷跷板的同一高度上,沈静觉得更能牢牢地掌控婚姻。是谁说的,婚姻原本就是一场合作,只有资源相当的两个人才能达到双赢的效果。

 

  于是在荷爾蒙的高度膨胀下,沈静和穆涛闪婚跑上了红地毯。

 

  但是,云上的爱情一旦跌进柴米油盐里,就完全变了模样。沈静开始看不惯穆涛,甚至有了厌倦之心。也许一个虚荣的人更讨厌另外一个虚荣的人,因为只有她才清楚光鲜的外表下藏着一个怎样的灵魂。

 

  第二天,沈静打开房门,看见穆涛窝在沙发里抱成一团,心里突然有了愧疚。其实这也不能全怪他呀,当初他也是一个富二代,父母生意失败,家境一落千丈,身边的朋友纷纷离去,就连初恋女友也弃他而去。正是这一段特殊的经历才让穆涛的自尊心变得异常敏感,他总想在所有人面前证明自己是个多有能耐的人。

爱情造假

  中午,俩人沉默地吃饭,穆涛往沈静的碗里夹了几块肉。这个小动作落在沈静的心里,泛起了丝丝的波澜。穆涛这点就是好,就算俩人在冷战,他也会用动作告诉你,他很在意你!

 

  沈静说:“晚上我们一起去看电影吧。”穆涛喜出望外,把头点得像鸡啄米似的。

 

  穆涛母亲生日那天,沈静刚好来大姨妈不太舒服,吃完饭后便坐在沙发上玩手机。穆涛突然朝着她大吼:“还不去收拾碗筷,白吃饭啊你?”

 

  原先闹腾的屋子突然静了下来,大家的目光都投向沈静。那一刻沈静尴尬极了,她瞪了一眼穆涛,缓缓地走进了厨房。

 

  回家的路上,穆涛讨好般拉沈静的手,沈静冷冷地甩开了。穆涛挤出一张笑脸:“媳妇儿,别生气,我这不是要装点面子给老家的人看吗?让他们知道我的媳妇有多听我的话。”

 

  沈静阴着脸:“装装装!你不累吗?在自己爸妈面前也要面子,跟你在一起生活,真的好累啊,我们离婚吧。”

 

  话一说出来,沈静就后悔了,其实她舍不得穆涛。

 

  穆涛沉默地看着沈静,好一会儿才说:“不如我们先试离婚,大家分居一段时间,冷静下来好好反思这段婚姻。”

 

  试离婚未尝不是一个好方法,不急于从法律上履行离婚手续,双方在远离婚姻生活的环境下品尝没有另一半的滋味。

 

  穆涛从家里搬出去没几天,沈静就觉得很不习惯了,心里空空的。早上没人叫她起床,晚上没人和她抢被子。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那么喜欢穆涛,就像无法描述水是什么味道,但是她知道她需要穆涛,就像需要水一样。

 

  晚上,沈静抱着穆涛的枕头,握着冰冷的手机,好几次都想拨出那个熟悉的号码,但是一想起穆涛那天在他母亲面前对着她大喊大叫的样子,沈静的心就蔫下去了。

 

  心烦的沈静去闺蜜小青家住了几天,恰逢小青的丈夫周末要去参加一个名气挺高的节目。夜里,夫妻俩凑在灯下商量如何利用有限的钱财为丈夫添置一些行头。俩人时而低声细语,时而发出阵阵笑声,这温馨甜蜜的一幕令沈静羡慕极了。

 

  沈静突然意识到其实每个人在外人面前多多少少都有一些虚荣心,但是在你爱的那个人面前,你一定会卸下所有伪装的面具,以一颗坦诚的心相对。

 

  沈静立刻拨通了穆涛的电话,激动地说:“我不要和你分开了,我们卸下面具再好好相爱吧。”

 

  回家后,沈静立即给穆涛洗脑:“树靠皮人靠脸,大家都是要面子的人,对外我们可以有不一样的姿态,但是在最亲爱的人面前,不是应该放下那虚荣的面具吗?整天戴着那么笨重的面具,真的很累呢。”

 

  穆涛露出惊异的神色,但随即点头表示赞成沈静的意见。

 

  本着这样的原则,生活果然轻松了很多。穆涛在家里的状态越来越放松,经常和沈静说起自己的难处,寻求她的意见。当然,当穆涛需要她在朋友面前演演戏的时候,沈静总会鼎力相助。这让他们有一种共患难的感觉。

 

  但是有一点令穆涛很不满,就是沈静没收了家里的财政大权。和朋友外出吃饭,他再也不能豪爽地请客了。由原来的大方先生变成了现在的吝啬鬼,穆涛没少受朋友的奚落。

 

  后来,朋友圈中有个朋友得了重病,需要大家的捐款筹钱医病。那些月月光的朋友这个时候只能拿出一百、几百。沈静二话不说,以穆涛的名义赞助了五千元。这下,大家都对穆涛刮目相看。穆涛攒足了面子,回家一把抱住沈静,连连说了好几个“多谢”。

 

  晚上,穆涛朋友的妻子私信沈静,称赞她持家有道。沈静对着屏幕傻笑,看来穆涛是在他朋友面前说了不少她的好话。原来,给足丈夫面子,总有一天他也会知恩图报。

 

  现在沈静在穆涛面前能毫无顾忌、随心所欲地露出“庐山真面目”,這种感觉真令人踏实安心。他们终于明白,有时候为了处世,人人都会全副武装,但是像他们这样紧密连在一起的夫妻,就无需穿戴铠甲了。


本文标签: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