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0后励志网> 两性情感问题

他到底是你爱情中的毒药还是解药?(2)

发布时间:2016-08-31 14:32   浏览量:
他到底是你爱情中的毒药还是解药?
 

五年前,我的咨询师问了我一个问题,“你们那么不一样,当初却还走到了一起,你觉得这是为什么?”从这个问题开始,我也才算转过头来第一次正视我们的爱情……

 

每个人从小到大都或多或少压抑了某些特质。这些被压抑的特质会让我们很难受,所以很多人在没搞清楚原因之前,就会和有这样特质的人走到一起。它会简单、快速的让我们感觉到,自己也拥有了这些特质。

 

这就像我和冰山。被叫做“热狗”的我,同样来自于一个“热狗”式的家庭。在我的家庭里,布满了火辣辣的争吵和撕咬。我们激烈的表达着各自的主张,大家只有赢得争论,才能在家庭中占得一席之地。

 

爱与恨,高浓度的情感表达,在我的世界里是理所当然的。然而这种特质也伴随着问题——在我的家庭中,我们的关系没有距离感。我们没有边界,家庭环境处在过度的刺激之中。

 

而“冰山”呢?他则来自一个“栅栏”式的家庭。这个家庭里,所有人都不会轻易表达自己。家庭成员之间相敬如宾,非常礼貌,感觉说话都小心翼翼的。他们按照彼此角色的分工,都做好了自己分内的工作,至于其他的,他们相互之间都不会干涉。

 

这是他们维系好一个家庭的理念。在他们的观念中,人跟人之间就是应该是有距离。他们间的疆界感非常明显,家庭环境处于过度防御的状态。然而就是这样完全不同的两个家庭,却让我们彼此都从对方身上得到了满足。对方明显的特质都恰好对应了我们被压抑的部分,这让我们的关系在最初非常融洽。

 

记得我第一次去他家的时候,还以为他妈妈会像我妈一样问东问西说个没完。没想到,他妈只说了一句:“姑娘我看见了,挺好的。你们的事儿我们不管,都听你们的。俩人想结婚了,告诉我们一声就行。”不是吧?这样就完了!对于从小房间门都不能锁的我来说,这简直太爽了!我真的第一次感觉到什么叫尊重,什么叫自我。

 

同样,冰山也是如此,他第一次来我家的时候,我妈在饭桌上问东问西。我觉得她这样特别不好,就在饭桌上跟她吵了一架。当时把冰山吓坏了,他不知道,我和我妈吵归吵,但是哪说哪儿了,吵完了也就没事儿了。冰山当时还跟我说,真羡慕你和你妈,虽然你们打得挺吓人的,但是感觉真的好亲啊,什么都可以说~

 

是啊,我们羡慕对方,我们都有对方身上缺少的东西——

 

我想在他身上体验拥有空间的,像成人的,拥有边界、支持信任的爱;他想在我这里体验充满亲密的,像婴儿的,没有边界、毫无保留的爱。这看起来很好吧,但当时的我们都没有看明白,这只是一种投射,一种假象。

 

我们通过身体的连接假装自己拥有了这些。就好像一个小孩害怕大狗,当和爸爸在一起的时候他就不害怕了。可是爸爸一旦离开,他还是会浑身发抖。这是一种外化的强大,而我们都会认为,我们必须和别人连接,我们才能强大起来。

 

就像宝宝以为他有了马蓉,有了宋喆,他就可以拥有智慧,拥有驾驭财富的能力,拥有进入高格局生活的资本。然而当他们离开,失去外在条件,他才看清楚自己仍然是单纯的傻根。这也像马蓉、宋喆,他们以为有了宝宝,他们就有了财富,有了自我实现,有了走在戛纳红毯上的自信。然而当宝宝离开,失去外在条件,他们也依然回到了原点。

 

借助外在条件的实现,终归会让我们回到原点。正如只有小男孩的心理能量成长到不怕狗的爸爸的状态,他才能真正在那只狗面前毫无畏惧。而我们每个人都有害怕的“大狗”,想不再害怕内心的“大狗”,先外化,再内化,这是成长之路永远唯一的途径。

 

另外,我们择偶时会不知不觉希望对方把我们内在压抑的部分表现出来,但时间长了,当对方习惯性表现出那些特质时,我们却会反过来压抑对方的这部分特质。

 

就像我会在后来对冰山说:“你为什么这么冷漠!”而冰山也同样会对我说:“你给我一点空间行不行?!”这些声音其实也是我们内在自我的对话,我们在问自己被压抑的部分:我们真的需要疆界吗?我们真的需要亲密吗?

 

就像我对冰山说:你以前不是喜欢我热情似火吗?怎么现在又觉得我在侵占你?这其实是我对自己说:有话直说难道不对吗?把自己感受都表达出来不对吗?可他怎么会这么痛苦,我也这么痛苦。难道我错了吗?

 

仿佛冰山也在对我说:你不是喜欢我安静的样子吗?怎么现在又觉得我冷若冰霜了?那其实也是他在对自己说:人跟人之间不是该有边界吗?可是我的边界,怎么也让我们这么痛苦呢?

 

那王宝强呢?他可能会说:不是只要我努力用心地对一个人好,我就能获得很多的爱吗?为什么我把我的所有的都付出了,现在却换来失去了一切呢?马蓉呢?她可能也会说:不是有钱就可以拥有一切吗?为什么我现在拥有这么多钱,却还是不能得到我想要的东西?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