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0后励志网> 家庭幸福

爸爸也是脆弱的

发布时间:2019-12-11 11:01   浏览量:

  终于决定去北方念书了。为了能去那个冬有白雪的世界,我和母亲坐在昏暗的书房里争执了很长时间。

 

  家庭会议,父亲给我投下了决定性的一票。当母亲面目狰狞地看着他时,他无奈地笑笑:“算了,孩子大了,别老替他做决定,他也该出去看看外面的世界了。”

 

  录取通知书下来后的那个暑假过得特别漫长。因为我的固执和任性,母亲和我一同陷入了前所未有的冷战。

 

  临行前三天,父亲带我去百货大楼买被子。母亲听说,北方一到冬天就是漫天飘雪,没日没夜,房檐上都到处挂着冰钩。她开始担心了,在饭桌上嘀咕:“你们俩一块儿去?你爸会买什么被子?他成天窝在家里,哪知道什么被子好?”

 

  母亲给我挑了两大床羽绒被。她一直在问商场的服务员:“姑娘,有没有更厚点的?这个似乎太薄了。”

 

  回程的路上,她提议送我去学校。我摇头拒绝了她的好意。我知道,她坐不了长途列车。每年回乡那十几里路,她都吐得翻江倒海,更别说这五十几个小时的颠簸。

 

  她大概是理解我的挂怀,便不再言语。后来的那几天,她一直忙个不停。我从小就没出过远门,没离开过她,这次,一去就是千里,她怕我在北方会水土不服,因此,提早准备了不少干腌菜,并反复叮嘱我:“娃儿啊,要是过去觉得不舒服,就用开水泡点干腌菜喝,知道不?这都是本地本土的,你身体适应。”

爸爸也是脆弱的

  站台上挤满了乌压压的人群。母亲和父亲站在不远处,交谈了片刻。最终,父亲没来送我。母亲说,家里开着煤气炖着鸡汤,不安全,他得回去照看。

 

  母亲也没出过远门,因此,她更不清楚卧铺车厢的位置。她扛着三箱行李,默默地跟在我身后。

 

  有几次,我回头想要接过她肩上的东西,都被她冷漠地拒绝了。她焦急地说:“快走,先上车再说,待会儿都没地方搁行李了。”

 

  我只能加快我的步伐。我以为这样,我的母亲就会少受些苦累。在卧铺车厢的入口处,我回头看了看她。她弯着腰,在人群中慢慢地挪动,与我离得那么遥远。我奔上前去,固执地抢过她肩上的两箱行李,一面怒气冲冲地往前走,一面大声埋怨:“你说我爸是怎么了?他来送我不行吗?非得要让你来干这些活计?受这些委屈?”

 

  我怀着恣怨的情绪,和母亲在九月的站台上告别。她一直站在原地,目送我渐渐离开她能顾及到的范围。

 

  在北方的城市里,她给我打来电话。她说:“娃儿啊,你知道吗?其实你爸比我更想送你呢,但是,他的眼泪不争气啊,那天,你才进检票口,他的眼泪就下来了……”

 

  我站在北方的寒风中给父亲打了电话,还没来得及问候,就簌簌的落起泪来。

 

  原来,离别面前,再坚强的爸爸也是脆弱的。


本文标签: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