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0后励志网> 家庭幸福

严父之心

发布时间:2019-12-10 11:34   浏览量:

  我生来是个野性的孩子,片刻不愿呆在家中。母亲为此日夜牵肠,生怕我有所闪失。但孩子总是不懂如何体谅母亲的。因此,我常常为她的唠叨与叮嘱烦闷不安。

 

  记得一年夏末,我和几个调皮的伙伴在古城的围墙上比赛,看谁走的距离最长。赛事尚未开始,我的母亲便在围墙的那头狂呼咆哮。伙伴们顿时扫了兴致,对我百般埋怨。

 

  为了挽回丢失的颜面,我顶着母亲的“狂风巨浪”,缓缓迈上围墙。夏末的草,如同绿色的幕帘,遮蔽了围墙上的所有颜色。炽热的阳光撒在我的脸上,白色衬衫炫出一片迷蒙的光晕,我奋然有了种英雄骑马壮的自豪。

 

  我完全不知道,经年潮湿的围墙上,早已落满了厚厚的青苔。这些潜伏在暗处的青苔,像一个个蓄势待发的机关,等待我的到来。

 

  我从围墙上滑落的一瞬间,母亲的呼声戛然而止。撕裂的疼痛瞬间涌遍我的全身,大脑顷刻一片空白。

 

  醒来之后,我躺在父亲的床上。他见我睁开双眼,一个耳光便把我打得世界轰轰乱响。母亲哭闹着不让他碰我,用单薄的身体紧紧将我抱在怀里。我委屈极了,依在温热的臂弯里,一直哭到沉沉睡去。

严父之心

  很多天后,我麻痹的双脚终于恢复了知觉。父亲极为严肃地对我说,他并不记恨我的任性妄为,也不后悔赐予我生命,但是不论怎样,我都不能不顾母亲的感受与安危。

 

  我在父亲的责打中渐然明白了许多不可逾越的边界。譬如,无论母亲怎样屈解了我,我都不能对之以咆哮;无论她对我重复多少遍同样的话,我都不能表现出极不耐烦的态度;无论她是否在无意间触伤了我的初恋,我都不能声色俱厉地羞辱她。

 

  父亲从未骄纵过我的过错。惟独母亲,不管我如何顶撞她,令她伤心欲绝,她都会义无反顾地将我从父亲的皮鞭下拯救出来。而父亲也很奇怪,不论先前如何暴跳如雷,只要母亲现身劝说,他就会无奈地放下手中的皮鞭,喃喃地念叨,慈母多败儿。

 

  因此,从始至终,我对父亲都是有所畏惧的。这种在骨子里潜藏的畏怯,一直到我成年,也无法消减半分。

 

  去外地念书的时候,父亲经常会在周末打来电话。他没有一句关心的言辞,他之所以打给我,也无非是想提醒我,记得打电话问候家中的母亲。倘若我偶然忘却了,他必然又会在那头咆哮怒吼,继而微言大义。

 

  他一直在向我灌输人母难为的理念,一直在以不同的方式劝慰我,要好好孝顺自己的母亲。少年时,我并不懂得他的用心良苦。成年后,兴许是明白了世间情义的诸多种种,便开始对自己的母亲尤为眷顾起来。

 

  我把第一次获奖的证书邮给她,让她一同分享我的快乐;我把第一次收到的情书念给她听,让她在安静的夜里平复我内心的悸动;我用第一次失败的恋情泪湿她的肩膀,让她替我寻找根治这份苦楚的良药。

 

  可这些与母亲一起甜蜜而又琐碎的回忆,都无法顶住父亲病逝的悲伤。直到他气若游丝地躺在病床上,用绝望的眼神凝视我时,我才恍然悔悟,原来自己有多么粗心,竟把他在时光中深深地忽略了。

 

  当我聆听他的教诲好好孝敬母亲时,我想,他一定也曾渴望,我能像对母亲那样,千依百顺地无怨无悔地爱他一次。


本文标签: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