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0后励志网> 亲子教育

我在以色列做母亲:给孩子钱花,不如让孩子学会挣钱!

发布时间:2015-11-24 16:55   浏览量:

犹太人的育儿经


我在以色列做母亲

 

作者:吴铭

 

1992年,当我辗转回到以色列的时候,13岁的老大、12岁的老二和10岁的小女儿都还暂时留在中国。

 

选择在那时回到以色列,完全是穷途末路。

 

我的父亲是犹太人,二战时逃亡到上海,并在那时生下了我。

 

母亲在我很小的时候就抛弃了我们,12岁那年父亲去世,我就成了孤儿。

 

长大后,我在上海铜厂当体力女工。结婚生下3个孩子后,丈夫离我们而去。

 

留在上海,满眼都是痛苦的回忆。

 

正好那时中以正式建交,怀着一种逃避的心情,我成为了第一批回到以色列的犹太后裔。

 

初到以色列的日子,比想象中要困难许多。

 

我不懂得那里的语言(父亲教的古希伯莱语早已不在以色列使用),不懂得移民优惠政策(新移民可以有一笔安家费)。

 

在特拉维夫的大街上,我压根不知道怎样才能生存下去。

 

我从上海带去的积蓄只能维持3个月的生活开支, 我必须找到赚钱的办法,还要早日把孩子接到我身边。

 

我苦攻希伯莱语,学最基本的生活语言,然后我在路边摆了个投资最小的小摊卖春卷。

 

以色列的官方货币是谢克尔,1谢克尔兑换人民币2块钱。

 

我的春卷小摊,每天能赚到十来个谢克尔。

 

当我的小摊生意慢慢稳定下来以后,1993年5月,我把3个孩子都接到了以色列。

 

孩子们初到以色列的时候,受到了不少邻居们的责难。

 

以前在国内时,我一直秉承再苦不能苦孩子的原则。到了以色列以后,我依旧做着我合格的中国式妈妈。

 

我把孩子们送去学校读书,他们上学的时候我卖春卷。

 

到了下午放学的时候,他们就来春卷摊,我停止营业,在小炉子上面给他们做馄饨下面条。

 

一天, 当3个孩子围坐在小炉子旁边等我做饭的时候,邻居过来训斥老大:

 

“你已经是大孩子了,你应该学会去帮助你的母亲,而不是在这看着母亲忙碌,自己就像废物一样。”

 

邻居转过头训斥我:

 

“不要把那种落后的中国式教育带到以色列来,别以为生了孩子你就是母亲…”

 

邻居的话很伤人,我和老大都很难受,回家后,我安慰老大:

 

“没事的,妈妈能撑住,我喜欢照顾你们。”可是,老大说:

 

“也许,她说得没错,妈妈,让我试着去照顾弟弟妹妹吧…”

 

第二天是祈祷日,孩子们中午就放学了。

 

来到我的小摊,老大坐在我旁边,学着我的样子把打好的春卷皮包上馅,卷成成品,然后入油锅去炸。

 

他的动作一开始有些笨拙,但是后来越来越熟练…

 

老大身上的转变大得连我自己都想不到,除了帮我做春卷,他还提出由他们带做好的春卷去学校卖给同学。

 

每天早上,他和弟弟妹妹每人带20个春卷去学校,放学回来的时候,会把每人10谢克尔的卖春卷收入全部上交给我。

 

我觉得很心酸 ,让他们小小年龄就要担起生活的担子。

 

可是,他们没有表现出我想象的那种委屈,他们说他们慢慢开始喜欢这种赚钱的感觉了。

 

邻居太太经常来跟我聊天 ,告诉我正规的犹太家庭应该如何运作,应该如何教育孩子。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