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0后励志网> 一刻演讲

小明滚出去真人版视频导演王鑫:人生不怕慢,就怕站

发布时间:2016-03-13 20:27   浏览量:

王鑫,75后知名电影人、影评人。小明滚出去真人版视频《小明和他的小伙伴们》的导演,曾参与电影《人在?途》《画皮》《爱情呼叫转移》。非科班出身的王鑫自爆曾有交流障碍症,成名的过程堪称“人在?途”现实版。

 

以下分享王鑫在一刻talks的演讲视频和演讲稿

 

 

人生不怕慢,就怕站

 

——小明滚出去真人版视频导演王鑫在《一刻演讲》的励志演讲稿

 

我是一刻talks的讲者王鑫,很高兴在这里跟大家分享。

 

我是一个宁夏人,当初一时冲动买了一张车票来到北京,就用大戏里说的话是,我到京城去挣功名。

 

其实我是有一点交流障碍症的,我曾经严重到几乎没有办法直视跟我交谈的人,怎么改变它呢?我买了一张北京地图来到天安门广场,开始给人指路,当然是不收费的。我被很多人驱赶,甚至有些人认为我是神经病。但是我确实需要这样一个机会来锻炼我自己。其实这是一个很科学的方法,你要在最短的时间内夺得对方的信任,并且让他认为你不是骗子,而且你要在很短的时间内,把他想要去的地方,很干脆、很直接、很明确的告诉他。一个星期之后,我觉得我应该可以去正视我自己、甚至正视跟我一起交谈的人。

 

我也曾经在北京,像大家一样,开始找工作,很不幸的是,基本上都被人PASS掉了。后来一度让我自己失去信心了,我又找到了一个办法,那就是我去关注所有的招聘信息,把它们都记下来,不管我能做的和不能做的,我都去应聘。我那段时间疯狂的在应聘,一到周六、周末的时候,基本上可以说每天有十几场应聘。刚开始一鞠躬汗就下来,到后来我坐在那里口沫横飞,再到后来我基本上把我的面试官都看羞了。

后来我就很自然的进到一家企业去工作,那个时候我记得我经常打电话给我爸妈我妈说,其实你是可以回来的;我爸说,你要腿勤腰软。这两句话,其实对我而言,我当时觉得受益匪浅。所以所有的事情我都很认真的去做,不管这个事情跟我有关系没关系。

 

其实我觉得我们被很多人教化的有一些错误的观念,很多人说你要做你擅长的事情,把你不擅长的事情放开。但是我觉得这是错的,如果做擅长的事情,我为什么要千里迢迢来到北京,如果要做擅长的事情,我可以在老家娶妻生子,开枝散叶,甚至我现在说不定运气好的话,还能当个科长。所以去做自己不擅长的事情吧,你可能不懂,可能不会,但是你承担了这件事情做下来了,那么你下次就会了,做赔了也没关系,反正不是你的公司,老板会给你买单的。心里有一个一直在躁动的声音,就告诉我说,你得知道你想要做什么,你想要干什么,甚至说你未来是什么样子。

 

就跟我们现在“一刻talks”这几个关键词一样,就是先要有思想。思想的意思就是说,你首先要明白你要做什么,你得醒过来,你的人生是睡着的,或者对你的周遭一切是麻木不知的。所以那个时候我就说好,给自己的未来做一个规划。当我开始有这个想法的时候,其实我的忧虑就开始了。

 

我们都知道,从一个城市到另外一个城市,可能有更多的不安全感,我会担心很多事情,担心有一天失业,担心有一天不能够温饱,担心有一天爱的人离我而去,担心有一天我被迫回到我原来那个城市的时候,我无法面对我身边的朋友和同学。我甚至就在想,我说如果这样我就混吃等死下去,会不会30岁以后还拿着简历到处给你投。。其实对于所有人来说,都可能会有这样那样的问题,不是什么事,但是我就不行,我会一件一件加在我身上,非常的忧虑,非常的没有安全感。

 

我曾经站在北京的天桥上,大晚上的大概11、12点多,看到车流的时候我想纵身一跳,这就是我自己,一事无成,庸庸碌碌,也许跟每天早上上班的地铁人流中,每天吞吐这60万人,我就是其中一个,没有脸、没有思想。

 

后来我说改变吧,一定要改变。

 

于是我就尝试着去了解一些我不清楚的东西,首先我得确定我要干嘛,我在30岁的时候对着镜子刮胡子,突然想到一个问题说,你到底爱什么?其实我真的是只有一个答案,我爱电影,真的爱电影。我会在我吃不饱饭的时候买盗版光盘,虽然这样是不对的,但是我看了更多的电影、去了解了很多很多。像个傻子一样,往那个遥不可及的方向前进,即便有一天我倒在途中,没关系。

 

确定了自己的目标和方向之后,紧接着就遇到一个很尴尬的事情,你怎么样像你的目标前进?我那个时候忧郁到,我住在一个很旧的小区,每天晚上下班之后把自己喂饱。然后到了夜深人静的时候失眠,想很多事,于是我就下到小区里去散步。以致于那个时候小区里的野猫和野狗都认识我。

 

那个时候我换了很多工作,我一个朋友说,你不行,你老跳槽,你说你这人能不能安安分分的做一件事情,你只要能安分做一件事情,以你的这个聪明才智是肯定可以的。其实我换工作、跳槽,一系列的东西不是说我是贪图新鲜感的人。我后来跟他讲了一个道理,说我们经常可以在路边看到车门打开,有人先伸出脚,他把脚先伸出车外,然后再站出来,很漂亮。但是有些人是先把脑袋伸出来的。那么先把脑袋伸出来,就像司机从后面踹了一脚,被踢出来一样。我是要换,我是要变,但我怎么去变,我用什么方法去变?这个变化中,我该怎么样去做?

 

后来我跟我的一些朋友在吃饭,那天喝了很多的酒,然后我对大家宣布说,我要做一名电影导演,以后我的电影首映的时候,我们在场的1、2、3个,都要陪我脱光上衣,站在那里唱《好汉歌》,我会把它作为一个非常好的环节。

 

宿醉完了第二天,我问朋友说,我说我昨天发生了什么事情?他说你想当导演。我说,对,我知道,我说其他的。他说,其他的,好像我们哥几个要不把你拉住的话,你就把那饭馆里玻璃缸养的牛蛙生吃了。我说,那我去从做编剧开始吧,我也去听了很多老师的课,我发现我听不明白。我也去认真的研究了一下理论,我连吉尔德勒兹的《时间影像》都看过了,后来发现好像不太适合我。于是我就有了自己的办法去解决它,很简单,我跟大家分享一下方法,做编剧确实挺难,后来我就开始从自己写东西,后来给人当枪手,当然也没有署我的名字,我也心甘情愿,但是至少他让我从一个行业到另外一个行业活下来了。


本文标签: 一刻演讲一刻演讲稿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