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0后励志网> 感人故事

感恩父母

发布时间:2019-04-23 09:20   浏览量:

  上跪天地,下跪父母。父母之恩可比天高可比地厚。在我记忆中,我的父母也同天下所有的父母一样,穷毕生之精力供养上辈,辅育子孙。个中辛苦难于尽述,谨略呈笔白供同乡们打发时间,仅此而已。

 

  吾家祖上三代单传,严父独承家业,家母出身义门望族。家父年仅十四,吾祖母便辞世西归。因祖上略有小点资产,故而吾祖父什事不会。煤火灭了,他都不懂加碳。牛大了他都不敢牵。所以就苦了我父母。自我三四岁能记事以来,家父,家母就不分忙闲,四季勤劳持家,耐心教育我辈姐弟七人。在那生活艰难的岁月,在那物质紧张的年代。因为父母的勤劳和精打细算,使我们在吃穿上都比很多队友邻居好得多。在我记忆中家里没有用过粗碗吃过饭,没用过粗杯喝过茶,没有打过赤脚。集体生产靠工分吃饭,父母从不休息,下雨或特殊情况生产队放假,父母就把生活准备好。春天来了,队里的谷芽我们家泡得最多。泡一百斤谷子就十分工分。我们家每年泡一千斤左右,就当一个大劳力出十天工。秋收时我们家就晒提留,晒种子以增加劳动工分。寒冬里家父就承包队里五六头牛的索子,以增工分让家里能多分点粮食。

 

  父母最耐心的是对我们的教育。在我记忆里,我家姐弟七个,从来没有互相打骂吵闹的现象。更没有被父母打骂过。在不同的年龄将容易犯不同的错误,父母总是提前就让我们明白,该做的不该做的,该说的不该说的。所以我们少有犯错。父母总会根据我们各人的年龄,用不同程度的语言和方法教育我们。比如尚未入学时,父母一有空就教一些简单的谜语,讲些较短的故事来开启我们幼小的思维。入学后便说些字谜,讲些书面语言,古诗之类。能够做些简易劳动,如打猪草,割牛草之类事时,父母总会交待,上山不能损坏地里粮食作物,不能拿别人家及队里的东西。母亲常常提醒:取物一定要经主。那时没有字帖,父亲常在煤油灯下,用毛笔及红墨写好一篇篇字,让我用黑墨照填一次后,再用红墨再填,就这交换着练习。母亲有空时就教我们背些旧时世俗言文,如以前的袍哥条语,张罗陈王等多姓氏的排行等等。就连吃饭,坐姿,走路逢人说话,接待客礼,走亲访友,收义子义女的吉言,进别人新居,给长辈祝寿诸事吉语。父母都会细心的教我们。说一遍背不得,就说两遍三遍。我也是背不清楚不会罢休的。每年大年初一吃完汤圆,父亲总再搞点汤圆材料,拿到火炉边教我们做汤圆技巧。四指并拢速度要快,四方厚薄均匀,做好不能看见手指印,包好了要摇一摇,里面的汤圆心子要摇得响,放进锅里不能沉底。煮熟了,筷子挟开整个汤圆厚薄一致,才算技术过关。在生活上父母很重视,要让我们人人会做,往后才少些艰难。家父菜刀上有点功夫,过完刀的萝卜丝,扔到墙壁上能沾上才算刀法过关。可是这点我至今依然办不到,只是比一般人手里出来的要细得多。做汤圆我是学会了。

感恩父母

  步入学习,与人交往,接触外界时,父母总是提醒:外出要让家人知道去向,到了去处,进要参,走要辞。回到家进门也要恭敬喊叫家人。家父常说:读书要三到,口到,眼到还要心到。文章要三多,多读,多记,多写。母亲也说:记得旧文章便是新举子。有时见了邻友们被父母打骂,粗言训教,父母总是叹气的说,大家礼仪训子弟,小家凶恶教儿郎。看着有的人遇上一点事就脚忙手乱的,连说话都如十万火急。父母会说,大家做事寻常,小家做事慌张。母亲常说,利刃伤人容易合,恶语伤人恨不消。未晚先投宿,鸡鸣早看天。若要分分到手,除非步步向前。但凡涉及人生点点滴滴,父母都一事不漏的提前点拔,难于尽叙。

 

  九六年春节我因建新居负债而来福建,家母在鱼化梨子树舅父家,我去向母亲辞行。因傍晚我急于回家收拾行李,言谈不过十分钟。母亲就一句话,官有满任之期,客有回头之日。也是来于父母的教育和自己的谨慎。每次外出,父母都不会太多叮嘱。可这成了我受母教的最后一句话。几年后暑假期间,母亲带着我大儿子,走遍了我们家所有亲戚。回来既病,她也自知快离人世。家妻请示母亲通知我回家,母亲吩咐她,不要告诉我,让我安心找钱,让家里早日脱困,让孩子们读书才是大事。我回去她要死我也留不住。母亲吩咐我大的两个女儿,准备些干的竹竿之类的。她死了远近邻亲来看望,晚上发给他打着亮好走路回家。交待完,我几个舅父赶来了,家母与三舅说几句话便与世长辞了!这是后来家妻和孩子们告诉我的。

 

  第二年有了电话。我打电话与家父,言及我想回家看他一下,父亲依然说让我不用回去,安心找钱让孩子至少把初中读毕业。此时我已来泉州六年未返家门。隆冬家妻做完农活才来泉州看一下我。可刚到十多天,家中来电父亲病了,家妻又匆匆返回,我仍是上班。当她进门见过家父,父亲的第一句话是,你回来了,我也就要死了。这是对媳妇的信任与重托。没几天父亲便西归了。我接到电话,借起钱还家奔丧。远远地看见家里的热闹,沉重的心却很镇静。因为父母从小教诲,天大的事不能用泪水来解决,再大的打击也要清醒。所以我进屋扔下背包,向父亲遗体跪叩。随后向所有在场除小孩之外一一跪拜。才接过家妻头上替我戴孝的三角形正孝子佩戴之物。在此也深深感谢妻子。我来泉州六年未归,她坚强的带着五个孩子,送走了前后两家四个父母。儿也是她,媳妇也是她,女是她,女婿也是她。母亲是她,父亲也是她。

 

  感恩父母,生也明理,死也明白。为子孙而活,为子孙虑死!办完父亲丧事,家妻与我带着六岁的小儿子又踏上泉州的路。我九六年正月初九离家,小儿子六月出生,第一见面就六岁了。带来泉州,他大学毕业才第一次归家。感恩父母,我前后四个父母永远的活着,父母的每一句话必将在我心中直到生命的永久……


本文标签: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