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0后励志网> 感人情感故事

原来那么爱他

发布时间:2019-12-11 10:38   浏览量:

  北上念书时,我惟一放心不下的就是父亲。他是典型的中国男人。思想保守、行为独立、责任心极强。他很少说话,自己能做的事,也从不会推给别人。

 

  我记得高一那年,班里组织长途春游,报名时,全班独我一人不曾举手。同桌问我为何不去,我趾高气昂地告诉他,我早去过了。可实质,我哪儿也没去过。我之所以这么做,完全是为了避开这些需要缴纳经费的活动。

 

  周末回家时,我依稀对母亲提及了此事。我没有告诉父亲,班里组织了这样一个活动,而我,却没能参加。

 

  第二日清晨,父亲赶来送我。我有些惊喜,印象中,从我记事那天开始,木讷的父亲就从未在门前迎过放学归来的我。我知道,这种表达对女儿的疼爱的露骨方式,会使他觉得羞涩,难以面对。

 

  他把活动的经费硬塞给了我。我当时虽不愿为此增加父亲的负担,但心中还是窃喜。我多渴望坐上宽敞的巴士,沐着朝阳,去外面的世界看看。

 

  事过许久,我才知道这笔不小的开支使父亲在嘈杂的工地上干了整整半月苦力。

 

  我用余下的钱给父亲买了一个廉价的塑料打火机。我跟父亲说:“火柴太过于烦琐,以后你要想抽烟,用手指这么拨两下就行了。”父亲的喜悦让我辗转难眠。那么多年,我都不曾顾忌过他的感受。

 

  临行前,我始终觉得内心不安。我想,我该对苦难的父亲说些什么。譬如,爸爸,我爱你,爸爸,你这些年辛苦了。

 

  我到底没能对着父亲的脸轻声吐出那温热的三个字。我害怕什么呢?我不明白。一路上,我都在想,为何我不敢对至亲的他倾诉这些报以感激的言辞?

 

  我在小镇上看过不少外国电影。里面的小孩儿都懂得向自己的父亲袒露心声。而他们的父亲,也极为喜欢这种热烈的表达方式。每每都会紧紧地抱住他们,并说一些动人肺腑的话。

 

  快到检票口时,父亲将手里的东西递给了我。我混着熙攘的人潮,大声说了一句:“爸爸,我爱你!”

 

  他不曾说话,更没任何反应。大抵周围太吵,他不能听到。我心里失落极了,我多希望我的父亲能像电视里的演员们一样,轻轻地抱抱我,说一些送别的话。

 

  大学四年,我和父亲如同忽然断了联系,他不会主动打电话给我,而我,亦不喜欢听他在那头的冷冰冰的声音。

 

  每年春节回家,母亲都会私下告诫我,该给父亲多打几个电话。我每每总是答应。可只要提起听筒,就总会想起父亲那张严肃的面孔,顿时,思家的热情便消减了大半。

原来那么爱他

  毕业后,我毅然留在北方省城。母亲几次说要前来看我,无奈均被家中农活琐事困扰。父亲依然对我冷漠,不闻不问。生活处处碰壁。平日好高骛远的我,最终留在了一家随时可能倒闭的工厂里。流水线的运作使我双手生泡,可我还是强颜欢笑着对母亲说,我进了世界五百强企业。

 

  父亲第一次给我打电话,就说了短短一句:“如果觉得外面不好,就回来吧。”我抓着听筒,依着冰凉的墙壁,泫然欲泪。我忽然想起这些年他对我的默默付出。

 

  他习惯了沉默。一切苦难和责任,他都独自承担。我有种不可言喻的愧疚。

 

  深夜,我给父亲写了封信。信末,我再次鼓足了勇气告诉他:“爸爸,我爱你!”

 

  很多天后,他都未曾提及关于信件的事情。直到后来问他是否有人送来信件时,他才漫不经心地说有。

 

  累积了多年的情感,再度被抛入深渊。我时刻在想,难道父亲就不懂得换位思考?难道就不懂得就想想他的女儿说出这样一句话,需要多大的勇气?而后,又要经受多么难捱的等待?

 

  问题再不可能拥有答案。没过几年,父亲便因病去世了。

 

  陪同母亲整理衣物时,竟在箱底的大衣里寻出了当年的那封信件。一股澎湃的热潮,瞬间涌上了我的双眼。

 

  原来,我错过了那么多可以好好说爱他的时光。


本文标签: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