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0后励志网> 优美文章摘抄

他的疼痛如鲠在喉

发布时间:2019-12-11 11:01   浏览量:

  父亲在颠沛流离的工棚中住了整整十年。他受伤回家后,挣扎了许多时日,不得不决定放弃这个看似卑微却让他挚爱了一生的事业。我说:“爸,别干了,那点钱,有什么意思?家里现在什么都不缺,你安心享福就是了。”

 

  我不知道,在父亲的心里,有着怎样的宏图大志,每当他牵着孩子走在车流滚滚的马路上,时常会停下脚步来,把孩子搂抱在怀里,指着偶然出现的一幢高楼,得意洋洋地说:“看,那就是我当年和一帮朋友盖起来的房子。”

 

  孩子仰面看着耸入云霄的高楼,嘴巴里啧啧不已。他对父亲的敬佩,恍然不知该用何种言语表达。说实话,我是不喜欢父亲这样的。因为时至今日的我早已明白,父亲不过是一名极为普通的泥瓦匠而已。他既不会图纸设计,亦不会勾股定理。他所擅长的,仅仅只是按照图纸上的比率,逐块逐块地将砖瓦累积罢了。

 

  多年潮湿工棚里的辛苦生活,让他患上了诸如寒腿之类的顽疾。阴天的步子只要悄悄逼近,他便会在书房的炉火旁坐立不安。我一面看书,一面沙沙地在纸页上写字,偶然,听到身后窸窸窣窣的声响,头也不回地问上一句:“爸,你怎么了?是不是很疼啊?”

他的疼痛如鲠在喉

  他每每不等我说完,就急急地回道:“不疼不疼,你快写你的东西吧,我就是无聊,不知道该做点什么。”我点点头,顺手从柜阁上摸索出一本书,回递给他。他接过书,不到片刻,便呼呼地沉睡过去。

 

  我将笔下的故事写完,回头看到他一脸褶皱的笑容,心里溢满了岁月的悲凄。我替他盖上褥子,添了柴火,缓缓走出书房。

 

  阴沉的天气还未曾完全被明媚的阳光催散,他便应了朋友之约,要去工地看看。这几年,他如同山中隐士一般,与外世隔绝,偶然出去散步,也仅是看看那些曾让他默默无闻、汗流浃背的城市高楼。

 

  他喝了很多酒,和这个皮肤黝黑的中年男人说了很多的话。他的浮夸风又如当年一般愈演愈烈。他说,曾参与了多少楼房的建设,曾为建筑工区立下了多少汗马功劳。我在一旁漠然地听着,心里却是翻江倒海。

 

  父亲不顾我与母亲的反对,毅然去了工棚。工棚里的很多工人都是年少力壮的小伙,与他并不相识。对于这一个行动缓慢的外来客,他们面面相觑,不知所以。后来,是那位皮肤黝黑的汉子主动介绍,他们渐然才熟识起来。

 

  那天,我去了,我听父亲说了很多的话。这些年,我从来不曾见到他如此慷慨激昂过。他的言辞朴实,声音洪亮,宛若一个年轻的小伙儿。他一面吭哧吭哧地干活,一面煞有介事地指挥着旁边的工人默契接替。他似乎忘了,自己仅是一位没有工资与正式身份的参观者。

 

  半夜,他在潮湿的工棚里辗转反侧,难以入睡。我从梦中醒来,略带埋怨地说:“爸,咱回去吧,要不,你那腿怎么受得了?”殊不知,一向素朴的他竟然极为矫情地回我:“你没发现爸在工棚里显得多年轻啊?”

 

  瞬间,我的愧疚像在工棚外淅淅沥沥的小雨,倏然汹涌起来。这么些年啊,我们真把父亲的心灵归所弄错了。我们故作聪明的孝顺,原来,是在逼迫他马不停蹄地走着一条使疼痛如鲠在喉的小路。他真正的疼痛,不在腿上,而是在因日渐懈怠才越发空茫的心间。


本文标签: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