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0后励志网> 优美文章摘抄

一棵树一个旅店

发布时间:2019-09-28 10:35   浏览量:

  柿树很美,美在深秋入冬之际。

 

  柿树干高,直挑挑,枝多如盖,夏时满树的枝与叶,哗啦啦的风,叽喳喳的鸟,热闹得满天空飘着歌。

 

  到深秋入冬时,再看柿树,老得如一幅画。看过柿树林的人,肯定会惊叹得说不出一句话。

 

  那些上了年纪的柿树,干粗、黑、如铁、如一段不悔的历史,峥嵘有过,葱翠有过。你怀抱一棵,满怀的硬朗气,给人安稳与踏实。

 

  最美是叶子落了,剩下果。

 

  小时候老家常见老柿树,黑而坚实的干,高耸着,每到深秋,又入雪冬,时常看到枝头顶上挂着零星的柿子,或橙或红,不坠不烂。

 

  老人说,那是给鸟留的。如今再看,一棵柿树好似一个旅店,住着秋风,住着日月,住着鸟儿,住着第一场雪,住着一个旅人。

 

  柿树上总是跳着一窝窝的鸟叫声。

 

  是的,就是一窝窝的感觉,似是拖家带口,呼朋唤友,好不热闹。想想宋代郑刚中在《晚望有感》里写的“野鸟相呼柿子红”,一定也是看到了此番景象,一定也在叽叽喳喳声中,久久留恋,百听不厌吧。

 

  老家屋后两棵柿树,一到深秋,就热闹得翻了天。因柿树,老房老屋似乎就多了些生气。

一棵树一个旅店

  有时我看着一棵柿树,耳朵里暖暖的,因为那些鸟的叫声。红红的柿子,高挂无叶的枝头,像一个个小灯笼,即使夜深了,也在月光里亮着暖的光。

 

  多像一个旅店!大自然的每一棵树,想想就是一个个的旅店,供那些鸟儿来住。而树的旅店,自然备好了甜蜜的果、清美的露水,还有满树的月光。

 

  住下了,就饿不着,累不着。

 

  我还喜欢行至山野时突然遇到孤零零的一棵树,远远看去,让人一下子有了依靠。

 

  一次進山,带很少的食物。从山上下来,口渴腹饥,走了很远,仍是望不到的头的山野,有大片田和荒坡及野路,见不到人。那时步子极沉,爬过一个小草坡,突然有一棵树闯进眼里,远远能看见树开着白花,人一下子有了精神。

 

  终于到了树下,原来是一棵杏树,长在田边,那白的花间,还跳着麻雀,那时坐下小憩,听着麻雀叫声,感觉它们是我的旧知。

 

  我依着树干,鸟也不避人。它们也像我一样,在那一刻,住进了树的旅店,在细细的花香里,休息片刻。

 

  多年前看过一组柿树照片,两只喜鹊于枝上,拍打翅膀,同吃一果,尽显各种美意。我知道,拍这些照片不容易,为捕捉一个镜头,可能需要长久的等待。我又知道,拍这些照片的人,该是多么幸福。日常生活,于敦厚中,看一枝红果悬挂,有鸟儿来,轻盈自在。

 

  一棵树一个旅店,那些鸟儿,也是幸福的。它们一起旅行,从春风一站,到白雪,得一棵树同憩,一枚果同食,眼前没有姹紫嫣红,但心里喜悦同暖。


本文标签: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