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0后励志网> 人生感悟文章

别怕,我们都不是野孩子(四)

发布时间:2019-12-10 11:39   浏览量:

  母亲突如其来的病痛,让“二土坡”慌了手脚。“二土坡”打电话跟远在青岛上学的他说:“你妈犯了重病,快回来看看她吧!”

 

  我的世界突然变得暗无天日。刚因中考落榜而举债念了高中,又出了此桩祸不单行的事件。于是,为了维持整个家庭的生计,我决定退学打工。当我跟“二土坡”提出我的想法,竟第一次遭到了他的怒骂。

 

  “你说我图什么?我来你们家里我图什么?不就图两家人能成为一家人吗?我是把你当自己的亲生女儿一样看待啊,怎么能让自己的儿子安稳地在外念着大学,让你早早辍学打工挣钱?都这么多年过去了,你还跟我说这样的话?”

 

  我没有理会他,不顾一切后果地消失了。我知道,母亲所需的费用,我暂时无能为力。平日也有他的照料,关怀备至。我不但读书三心二意,家务也是一窍不通,看来是纯属多余,为何不出去帮补一下这个岌岌可危的家庭呢?再说呢,我和母亲,总不能依仗着他们父子俩,总是要自力更生的。

 

  在外的那些天,我无时无刻不在想,倘若母亲如同父亲一般,悄然而逝,正值花季的我,该何去何从?每每想着,总忍不住泪满衣衫。我真怕,自己会在某个悄无声息、毫无预兆的转瞬间变成无家可归的野孩子。

 

  他从青岛回来了,一路风尘仆仆。当他到达家中时,我已失踪了整整六天。他顾不得歇息,骑上“二土坡”的电动车,满城满街地苦苦寻我。

别怕,我们都不是野孩子(四)

  我用身上仅有的两百块钱交了报名费,欣喜若狂地在路旁等待着工作证的来临。从不曾涉足世事的我,并不知道,那一个看似华丽的招聘启事,只不过是一个掠人钱财的骗局。

 

  我找了无数的理由来安慰自己:兴许,别人忘记了我留下的联系方式;兴许,路上刚巧把我的工作证给弄丢了,正在急着补办;兴许,一直没有找到我……

 

  当我在无路可去,在车站的候车厅饥肠辘辘地等了两日后,终于决定再去看看。招聘的小店,已经人去楼空,我如梦初醒。

 

  模糊中,他将我抱回了家,一面叫着我的小名,一面手忙脚乱地给我煮面。我躺在床上,看到额头渗满汗珠的“二土坡”和他,呜呜大哭起来。他搁下面条,把我搂在怀里:“花儿啊,别哭,不管在外面受了多大的委屈,哥都会保护着你!”

 

  “二土坡”在后面打趣似地补了一句:“臭小子,就光你保护啊?连爸都不要了?”

 

  我扑哧笑出声来,抹干眼泪,目及到他的满头白发。我想,这么多年了,我是该叫他一声爸爸了。但憋了许久,互望了许久,我还是不能叫出那两个尘封了多年的字。

 

  他送我去读书那天,“二土坡”又买了一大提厚礼,骑着电动车,歪歪斜斜地去了教育局。我在后座上问:“哥,要是咱妈走了,我怎么办?”

 

  他猛然停下车来,背过手抚着我的头说:“放心,傻丫头,不管怎样,我们都不会成为野孩子。至少,你还有爸爸和哥哥,而我,也还有一个爸爸和妹妹。”

 

  “二土坡”五十岁生日的时候,我把第一笔薪水装进了红包,笑逐颜开地说:“爸,这是我替你们公司给你补发的奖金。”他嘿嘿地笑,问我:“丫头,以前老见你在作文里写我是‘二土坡’,到底,什么‘二土坡’?”

 

  我之所以叫他“二土坡”,是因为我当初固执地认为,只有我的亲生父亲,才会是我生命里不可或缺的高山。而他,顶多是堆后来的土坡而已。当然,我没有把自己当年任意妄为的想法告诉“二土坡”。因为此刻,他和大哥在我心中的地位,已不仅仅是一座无法撼动的高山。


本文标签: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