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0后励志网> 人生感悟文章

认真地去做真正想做的事,别让人生留遗憾!

发布时间:2017-04-02 21:46   浏览量:

所有后悔的事都有一个共同点

 

作者:大将军郭(北师大心理学硕士,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韩寒【ONE】人气作者)

 

01

 

有人在纽约做了一个实验,街头上挂了一块黑板,上面写着“你最后悔的事是什么?”

 

起初,驻足拍照的人不少,还有人凝神思考,直到一个小女孩先在黑板上写下了自己最遗憾的事“没有坚持追求艺术,那是我从小就想做的事”,后来陆续有人流连在这里,写下了自己的遗憾。

 

后悔“没有答应某件事”

后悔“没有拿到MBA学位”

后悔“我完成的事情都是B计划,不是我真正想做的事”

后悔“没有申请就读医学院”

后悔“没有走出舒适区”

后悔……

 

黑板逐渐被各种人生故事铺满,不论写下它的人是谁,无论他是男是女,是老是少,是哪个人种,你会发现所有后悔的事都有一个共同点:它们是关于没抓住的机会、没说出口的话、没去追寻的梦想。

 

真正让你后悔的不是你当时做了什么,而是你在那时那刻没做什么。

认真地去做真正想做的事,别让人生留遗憾!

我把这个视频发给闺蜜,问她,你最后悔的事情是什么?她说你知道啊,我最后悔当初没嫁给他。

 

当初的她觉得父命不可违,所以没能顺从自己的心意嫁给青梅竹马的恋人,现在的她或许看起来过的不错,但是提起往事依旧黯然,也曾在酒醉的时候说过 “千万别让我再见到他,我真的会不顾一切跟他私奔。”

 

这话里有几分天真,有几分痴醉,都不必计较,倘若心里放的下,怕是不会讲这般疯言疯语。

 

每个人心里都有这样一块黑板,它等着你去落笔记录你后悔的事,其中一定有些事关于“没有做”,心理学里有个名词就是对应这件“没有做的事”,它叫做未完成事件。

 

未完成事件像个魔咒,不论何时何地想起,都会把你拉回到当初那个情境里,让你再次体验到那种懊悔、愤怒、难过和痛苦。

 

02

 

这一生有很多未完成的事情,其中有一些可能这辈子都没有机会去完成,但它会一直骚动着,影响着你现在和未来的生活。

 

曾有人做过一个实验,在实验中,每个人都要在规定时间内尽可能的去完成20多个任务,实验后访谈的时候会让实验者复数这20多个任务,结果发现,对于那些没做完的事情,人们的印象更深刻,相反,那些做完的任务却只留下了模糊的感知。

 

现实生活虽不同于实验,但当遭遇到那些没能实现的愿望,想做而没有机会再去做的事情时,你会有一样的反应,你会一直牵挂着,会记忆的更深刻,会有一部分能量始终固着在那里,无法消解,无法逾越。

 

格式塔心理学对此的解释是,人人都有追寻完整的需求,而没有做的事就是生命中的残缺。

 

时间未必能治愈残缺,就像我的闺蜜,多年后她还怀有冲动想跟初恋在一起,其实就是在追求一种“完整”,是想把未完成的事件做个了结。

 

未完成事件之所以这么有魔力,是因为它不只是一件事情而已,它代表着你的个人意志,表征着你想过得生活,连接着你最真实的愿望。

 

它最早可以追溯到我们童年时期那些不被满足的需求。那些沉迷于游戏的成年人,可能是因为小时候被严苛的管教不能玩游戏,恋爱就变得粘人无比的姑娘可能是在孩童时期没有得到足够的安全感。

 

03

 

长大成人后,我们也会遭遇未完成事件。新闻里经常会有类似的报道,年近五十决定放弃现有的事业去学画画,问起来你便知道背后一定有个令人惋惜的故事,年轻时没有机会追梦,几十年后睡不着,放不下,那就重新去追。

 

很难说,我们现在做的事情是为了满足当下的自己,或许就有那么一部分是我们在满足过去的自己,去实现当初被压抑的愿望,去让自己的意志真正得以实现。

 

口头慰藉不能真正让你去忘记这些未完成事件,尽管你一次次地强调你已经放下了,你已经不在乎了,它们却并未真正结束。

 

实际上,这样的内心暗示反而成了一种对未满足的愿望的压抑,你有多压抑它,它就反抗的有多强烈。你被压抑的意志和愿望会反复驱使你回到挥之不去的那个未完成事件,让你不停地去补偿。

 

补偿是一种解决方式,但可惜不是所有的事情都能补偿。真正让你从未完成事件当中解脱的方式是去完成它,去结束它,去告别它。

 

你的确需要这样一种仪式,不再压抑,释放情感,让该来的悲伤到来,让真正失去的东西得以浮出水面。

 

因为它们之所以挥之不去,之所以变得未完成,不仅仅是因为那件事你没有做,那个人你没有爱,而是你的情绪情感只有开始,却未经历一个完整的结束。

 

我也一样,有一件放不下的未完成事件,有一段时间,它不停在我脑子里闪回,不停地驱动我去回忆去反思,有时甚至会幻想如果重来一次我会如何去应对,我会说什么,我要做什么,我在脑内剧场里写好了很多种可能的剧本,理智却冷笑着告诉我,这一切不可能发生。

 

04

 

用理性压抑着真实的情感,让我在一段时间内如常生活,但是这些情绪并没有凭空消失,它们依然在我身体里流窜,三不五时提醒着我反复咀嚼。当我意识到这件事情必须处理的时候,我决定做一个了断。

 

这个了断不是去找曾经伤害我欺骗我的人讨说法,就是面对自己,坦诚的承认,我被伤害了,我难过,我恨自己无能。

 

当我把自己拉回到当时那个情境当中,我没有像以前那样去思量该如何做该如何说,我只是在体验整件事带给我的失望和悲伤,我也并不想用理性干预,去引导,当我释放了悲伤,治愈我的恰恰就是悲伤本身。

 

武志红老师写过:哀伤,是完结的力量,是帮助我们告别悲剧的几乎唯一途径。

 

用哀伤结束一个未完成事件,让它在这个仪式中真正告别你的生活,不再纠缠,不再烦扰,哪怕这件事再没有完成的机会,但是你可以在心里对它说一声再见了。

 

当你诚恳的面对自己,承认这件事的残缺,当你愿意用情绪的释放去拯救自己,你便得到了一种完整,这是一种内心的完整,它让你不再活在过去,而是努力让当下的你更有力量追求真正想要的生活。

 

我想,体验过未完成事件的人,经历过后悔的人,都会有一个最具价值的收获,那就是你终于明白,只有现在认真地去做真正想做的事,才不会给未来的自己留下悔恨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