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0后励志网> 青春励志文章

如果你的同桌是校草

发布时间:2020-06-24 10:25   浏览量:

  如果你是一个学霸,你的同桌是校草李易峰,你会冒着生命危险在考试的时候给他递答案吗?
  
  咕咚:同学,你这是在低估李易峰同学的学习能力啊!
  
  20块钱的唇膏和200块钱的唇膏,有区别吗?有区别吗?有区别吗?
  
  咕咚:起码价格有区别啊。
  
  做饭是否需要天赋?为什么我妈每天那么认真地做饭,可是饭菜却一直都不好吃!
  
  咕咚:她是“认真地”以同一种失败的方法做饭吗?还是看过许多教程,尝试过许多方法,始終做不好吃?如果是前者,那就扯不到天赋上去,只是单纯不想改进而已。
  
  为什么网上的图片里有很多设计得好看且实用的30平方米的房子,可是现实中却很难实现在那种空间里长久愉快地居住?
  
  咕咚:因为熵增。事物总是自发地从有序向无序发展,表现在房间里就是东西总会越来越乱。小房间能容忍的熵增上限肯定不如大房间,30平方米的房间两天不收拾就没法下脚,300平方米的别墅一个月不打扫看起来好像也没什么。解决办法就是勤收拾。
  
  为什么有的人嘴上说得好听,可是私底下却总是做损人利己的事?他们口水横飞地在宣讲道德的时候,内心一点都不鄙视自己吗?
  
  咕咚:多数是不鄙视的,因为这样才能避免自我认知失调。当一个人的所作所为和他的价值观产生冲突时,通常会产生紧张、焦虑等不舒服的感觉,如果这种冲突长期持续下去,不舒服的感觉就会让人难以承受,人就自然会寻求改变——要么改变行为以适应价值观,要么改变价值观以适应行为。对于他们来说,后者显然更容易一些。所以,好孩子千万不要学。
  
  都说袭人阴险,为什么我没看出来?难道识大体就是阴险?非得整天直来直去、毫不遮掩才是好人?
  
  咕咚:袭人被许多读者狂踩,是一个典型的“捧得越高,摔得越狠”的现象。袭人在书中出场极早,正面描写极多,很快给读者造成一个温柔和顺、似桂如兰的良好印象,然而随着情节的发展,读者会发现她远没有表面上那么美好。她对宝玉关怀备至,却并不能真正理解宝玉的精神世界,经常劝他收心于他最厌恶的“仕途经济”;她用自以为是的方式爱宝玉,然而就连这样的爱也不是无私的,以为自己被踹成重伤时,她的第一反应是“将素日想着后来争荣夸耀之心尽皆灰了”;她与人为善,既大方又好脾气,却越级向王夫人打小报告,暗示宝玉有可能和园子里的姐妹惹出丑祸,无形中给姐妹们全都泼上了脏水;她和晴雯日常还算和谐,晴雯被撵时她也跪下求过情,但当宝玉用海棠花比晴雯,她又气急败坏地说出“那晴雯是个什么东西?……他纵好,也灭不过我的次序去。”显出对晴雯打心眼里的嫉妒和不忿。这些强烈的落差很容易让读者情绪产生反弹,可是平心静气想想,袭人真的是阴险小人吗?恐怕也不能这么说。她固然嫉妒和忌惮晴雯,可是对竞争对手怀有不良情绪不是人之常情吗?况且也没有证据表明她确实暗害了晴雯;她理解不了宝黛间的纯挚爱情,视之为不得不防的“丑祸”,你可以说她庸俗,但是用时代的眼光来看,这种庸俗其实无可厚非;她是有争荣夸耀之心不错,然而对于一个命运上限止于姨娘的丫鬟,你又能指望她怎样出尘脱俗呢;她不理解宝玉,事实上除了黛玉又有谁真的理解宝玉?作者对袭人最多的评价是“贤”字,贤是贤惠的贤,是柴米油盐的算计,是人情世故的通融,是恪守常规的踏实,是细水长流的周转。袭人世俗的“贤”,让她自觉承担了太多的道义责任,也让她变得不单纯,虚伪是有的,“阴险”倒谈不上,可以说她“识大体”。不过对于我来说,“识大体”其实并不是一个完全意义上的好词。
  
  我必须喜欢田园犬才算是真的爱狗吗?我只喜欢泰迪不可以吗?
  
  咕咚:为什么非要做到“真的爱狗”呢?狗是一个物种,全世界有几亿只,个体和个体间的差异巨大。我爱这世上为数不多的几个人,也不会因此就说我爱人类啊。


本文标签: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