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0后励志网> 电影电视观后感

电视剧《白鹿原》观后感:有些苦难,你是不必承受的

发布时间:2017-05-28 21:26   浏览量:

有些苦难,你是不必承受的

 

作者:雾满拦江(原名崔金生,知名网络作家)

摘自公众号:雾满拦江(id:lwwuwuwu)

 

(01)

 

网上有个讨论,出身在一个人的成就中,到底占多大份量。

 

讨论的结果是——决定一个人成就的,第一是家境,第二是时运,第三个是努力。

 

(02)

 

名家陈忠实的小说《白鹿原》被拍成了电视剧,在这部凝缩度极高的戏里,开场是两个年轻人,白嘉轩与鹿子霖,相爱相杀亲密无间的开始争夺族长职位——为什么是他们两个争夺?别人怎么就不插一腿?

 

插不进来!

 

因为白嘉轩的父亲,就是现任族长。而竞争对手鹿子霖的父亲,则是现任族长最大的挑战者。这两个家庭,是当地的乡野望族。虽非书香之家,但自幼成长时父执辈的耳提面命,让这两个人更有担当,更有野心,跟普通家孩子不一样。

 

——这个叫家庭环境,它构成了每个人不同的起点。

电视剧《白鹿原》主角白嘉轩

(03)

 

电视剧《白鹿原》中,主角白嘉轩笨口拙舌,脑壳秀逗。对手鹿子霖却是心思玲珑,利齿伶牙。单以实力而论,白嘉轩是居于下风的。

 

但——白嘉轩的运气更好些,他的姐姐嫁给了当地唯一的读书人,这就构成了他的知识平台。姐夫曾出门求学,见历极广,人脉也富足。更曾带着他闯清兵大营,冒奇险,给了白嘉轩过人的胆识。

 

超出于乡土的见识,让白嘉轩采取了极为大胆的行动,组织乡农搞了场群体事件。虽然遭到官方的事后清算,但事后险死生还。

 

——这个叫时运,主人公冒险取得成功,形成了他的人望。

 

(04)

 

出身与时运,把白嘉轩推到了族长的位置上。然后他发现……城市套路深,我要回农村。农村套路浅,也是有风险——这个族长,根本就不是人干的!

 

狡黠的当地乡民,与他们推举的族长斗智斗勇。没钱,他们就卖儿卖女妻离子散,哭成泪人央求族长救济。族长帮他们赚到大钱,他们就疯狂赌博输到光光卖儿卖女妻离子散,然后继续哭成泪人央求族长救济。

 

族长白嘉轩为恢复当地淳朴民风,下令禁赌,并铲除乡民种植的鸦片,结果引来善良村民们机智的报复,骗他夜踹寡妇门,还差点一闷棍打死他。

 

被人打了闷棍,手捂鼓起个大包的后脑勺,白嘉轩这才醒过神来。

 

领导不好干!

 

你必须要努力——你必须要足够努力,才能比你所居处的社会层级,更有见识更有脑子,才不至于随波逐流痛苦不堪。

 

你必须要努力——走出自己的认知层级,或是进入到更高的认知层次,选择一个全新的环境。又或者,改变自己所居处的环境。在剧中,族长白嘉轩没办法离开家乡,在家乡他好歹是受人尊敬的族长,离开家乡就是个无业游民了。所以他只能选择第二条路,创建学校,推广乡村教育。而这个过程之艰难,就构成了一部漫长的电视剧。

 

(05)

 

家境是我们的起点,时运是不确定的变数,而最终靠的是当事人的努力。

 

——努力之外的资本等于零。

 

除了努力,你一无所有!

 

(06)

 

人生,一如逆水行舟。

 

失去努力,人并非是停留在起点,而是向着黑渊迅速的滑坠跌落。

 

只有努力的人,才会与时运相遇,遇到更好的自己。不努力的人永远也遇不到运气,因为时运只青睐行动者。

 

(07)

 

另一部电视剧《欢乐颂》中,也有类似的主题或情节。

 

剧中女孩中,安迪是最惨的,打小被扔掉,妈疯爹狠辣,这世界对她是满满的恶意。她只能靠自己,只能靠自己的努力。除了努力,她一无所有。最终她拼到华尔街金融女高管,回国来辗压剧中另外几个可怜角色。

《欢乐颂》安迪

惯袭安迪的人生之路,是不懈的发愤读书。她的书架上排满了英文原版书,而另外几个女孩,屋子里只堆满了泡面和妆品,连片带字儿的纸都找不到。

 

努力的安迪,成为香饽饽。在爱情方面,安迪占据着绝对的主动,第一个男友魏渭,为表诚心,端出自己所有的财产,却被安迪跟扔垃圾一样扔掉了。第二个男友小包总,其母为了让安迪成为儿媳妇,使出各种怪奇手段,折磨得安迪满脸幸福。

 

另一个角色邱莹莹,她扮演的是个憎恶读书的人——剧中有个场景,有个女孩搬了一箱子图书回来,邱莹莹见之,立即流露出厌恶神色,脱口尖叫一声:你有病啊,买这么多书干什么?

 

不读书,心无所属,没有人生目标,邱莹莹就成了个空心人。尽管她对爱情异常的执着——实际上的心理动因,是她希望拿别人的人生,填充自己生命的空白——但不肯努力的她,也只能停留在低档的认知层级,遇到的清一水渣男。第一个男孩是骗子,欺骗她的感情。第二个更古怪,连她的感情都懒得骗。

 

邱莹莹有个让人毛骨悚然的细节,值得每个人看看

 

(08)

 

邱莹莹凌晨4点起来,于寒风中瑟瑟颤立于站台,登上公交车,到达空无一人的长途客运站。孤独的她,蜷缩在路边于寒风中睡着了。

 

夜风阴寒,无人长街,孤独的女孩,这一切都让人心疼。

 

疼到心碎!

 

别再说人家邱莹莹不努力辣,她在吃苦,吃普通人都吃不了的苦。

 

可她吃的究竟是什么苦?

 

……她是在跟踪不爱她的男人!

 

当那个男人发现邱莹莹在跟踪自己时,差点没吓死。

 

有些人,舍不得努力,是因为他们有种错觉,以为努力是吃苦——然鹅,努力并非是吃苦,只是人生成长的必然。

 

相反,不努力的人,才会吃尽苦头,吃正常人无法想象的苦。正如邱莹莹,因为没有人生目标,又不读书不努力,所以她会做一些正常人无法想象的怪事,为此吃尽苦头,却毫无意义。

 

(09)

 

——你要努力,因为除了努力,你一无所有!

 

——你要努力,不努力就会遭遇无数苦难,而那些苦难,你根本不必承受。

 

(10)

 

说了两个电视剧,再说个真事:

 

在法国,有个女孩,她的命运,比《欢乐颂》中的安迪还在惨108倍!

 

她母亲是个村妇,遇到个摇拨浪鼓卖货的货郎,也没结婚,就生下了她。到了她12岁时,母亲病死,父亲抛弃她逃走。

 

她沦落到修道院的收容所,她渴望关爱,渴望美丽。但是修女们警告她:她是个罪人,没有资格享受这一切。修女们不允许她照镜子,禁止她打扮,只能穿最丑陋的黑色衣服。

 

但即使是这样的生活,于她而言也算是奢侈了——而且短暂!

 

18岁时,她被逐出修道院。

 

无以为生,只好前往巴黎,做了名女裁缝。但收入远不足维持生计,白天繁重的缝纫而后,夜晚还去是舞厅伴唱伴舞。

 

她的家境与时运,都是负数。沦落于社会最底层,注定了没有丝毫希望。

 

但是她说:生活虐我一千遍,我待人生如初恋——原话是:生活不曾取悦于我,因此我要创造自己的生活!

 

但该如何创造自己的生活呢?

 

她惊讶的发现,这个世界,一如她所呆过的修道院,人类虽然有对美的追求,却普遍的缺乏美感。诸如当时的巴黎,仕女们都是戴着插满羽毛的大帽子,穿着从脖颈裹到脚的怪大衣。这种穿扮很难看,但却是仕女们最流行的风格了。

 

她开始改变这个世界。

 

她戴的帽子,上面只插了一根羽毛。

 

立即整个巴黎都震惊了:这样也行?

 

她穿的大衣,露出秀丽白嫩的脖颈。霎时间,巴黎仕女疯了一样冲过来,团团围住她问:小姑娘,你这件大衣,是哪个裁缝店订做的?

 

是我自己制作的。她回答:我就是把原来大衣的领子,给撕掉了。

香奈儿品牌的创始人:加布里埃·香奈儿

世人趋之若鹜,投资商也纷纷跑来,她终于开了自己的第一家帽子店——而现在,整个世界因她而改变,无论是你,亦或是你身边的任何人,都知道她的名字:

 

香奈尔!

 

改变世界的美。

 

——可为什么是这个苦姑娘,能够改变自己与世界。

 

她说:最勇敢的行为,莫过于爱自己!

 

(11)

 

爱自己。

 

人只活一次,你必须精彩。

 

精彩的人生,肯定不是趴在起点,猪罗一样的混吃等死。

 

而是努力,前行。

 

除了努力,你一无所有。

 

不努力的人,疏离于自己人生的本质,会吃尽无数苦,遭无数的难。

 

(12)

 

有些苦难,是不必承受的。

 

——只要你爱自己。

 

勇敢的爱自己,象《欢乐颂》中的安迪那样爱自己,象现实世界中的香奈尔那样爱自己。

 

家境是你的委屈,也是许多人的委屈——但家境不是你的人生,是你父母的人生。父母是你的人生起点,高于父母之上的,才是你的人生。如果达不到这个状态,就会备受煎熬!就会承受根本没必要的苦难!

 

爱自己的人,以生命尊严为至高价值,以事业成就为行动取向。爱自己的人,会让自己每天更优秀一点点,更漂亮一点点。爱自己的人知道,除了努力,自己一无所有。因为只有努力才会构成新的自我,而不努力的人,就会如《欢乐颂》中的邱莹莹一样,吃无数的苦,遭无尽的难,却只落得个两手空空,内心虚茫。

 

重复一遍,只有努力才构成更优秀的你!除了自身的努力,世上的一切都不属于你。

 

书本中有个广阔的世界,但比书本世界更广阔的,是我们的心。

 

我们的心,要充满爱,爱自己,爱生命的历程,爱这个世界。爱是一种开放的情感,会让你心智澄明。所有影视剧中的主人公,无不是热爱自己的生命,渴望人生尊严。而那些于现实中取得成就的人,更是如此。因为爱自己,所以希望自己变得更好。爱自己的人,始终会有一种持续努力的动力。因为他们知道,只有自己的努力,才属于自己。没有人能够夺走你的努力,唯有努力才是属于你的个人财富。不努力的苦难,真的不必承受。做个富足的人吧,先给自己一个优秀的小目标,努力优秀的人,有资格获得整个世界的羡艳目光。努力的人,是世上最美的,而且这种美丽不会随时间而流逝,万古千秋,碧月高澄,你所有的努力及所有的美,都会在时光中定格,构成未来时代行进的灯塔。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