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0后励志网> 电影电视观后感

《欢乐颂》樊胜美和王柏川:恋爱中的冷暴力分手

发布时间:2017-05-21 16:06   浏览量:

苦情樊胜美:王柏川的冷处理,其实就是冷暴力

 

作者:赵晓璃(职场作家、生涯规划师)

摘自公众号:璃语职美人(crystal_words)

 

这两集的《欢乐颂》渐渐露出了现实中不那么欢乐与可爱的一面,比如苦情的樊胜美。

 

要知道,樊胜美自始至终对自己的虚荣并没有一星半点的隐瞒,包括对王柏川。

 

一开始对于王柏川的追求,樊胜美就给予十分明确的拒绝,甚至不想要他的帮助;可王柏川呢,一而再再而三地告诉我们的小美,他会努力给她依靠给她快乐给她一个家,樊胜美被感动得不行,答应了王柏川的表白。

 

《欢乐颂》第二季,王柏川妈妈找过樊胜美,樊胜美也认为自己不该拖累他,但王柏川呢,依旧不放弃,樊胜美再次被爱情打动。

 

可如今,两个人的关系却发生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

 

樊胜美被王柏川当作空气一般无视,突然被像对待垃圾般嫌弃,甚至还毫无缘由的失联,主动断绝任何可能有效的沟通,在不主动与对方说话这点上异常执着,等等。

 

有人说,女生最擅长说分手,但别忘了,男生最擅长逼女生说分手。

《欢乐颂》樊胜美和王柏川:恋爱中的冷暴力分手

1、什么是冷暴力?

 

情侣间的吵架似乎不足为奇,经常模式是,两人吵架之后互不理睬,然后有一方示弱道歉才能雨过天晴。

 

可是有一种冷暴力,让两人关系直至冰点,这个时候的男人不再像以前那样哄女人,甚至一度漠视对方的存在,这个时候的女人会手足无措,情急之下不免质问对方,然而对方异常冷静,连吵架都吵不起来。

 

这种感觉,就像你对着空气打了一拳,有力气却没处使,有怨气也无处撒。

 

如果出现以下情况,小心,你可能遭遇到了“冷暴力”。

 

(1)他突然很忙,甚至开始失联

 

当你沉浸在热烈的喜悦中或者遇到事情想要寻求他的支持与帮助时,他的回复通常是“我很忙”。

 

于是你开始克制自己减少联系频率,然而对方却不太理你,偶尔也会给你发发短信打打电话,只可惜,语气开始有了微妙的变化,不再带有任何感情色彩,由之前的情感流露“我到家了哦,想死你了”变成了简单的事实陈述“我到家了”,可谓“惜墨如金”,与此同时,你们的接触时间越来越少。

 

有一个片段就是这样的,当时樊胜美被家里的事情搅得心烦意乱,她异常渴望此时的王柏川能帮她想想办法,而此时的王柏川正在陪客户喝酒唱KTV,那句歌词“也该放手了”或许是他内心压抑的真实想法,樊胜美在一直等着他给她回复,王柏川应酬完客户来到车里,以一个第三者的语气告诉樊胜美,他喝趴下了不省人事,发完这段消息后,王柏川就直接关机了,玩起了“失联游戏”,这无异于把樊胜美扔进无尽的黑夜里,任由她痛苦绝望。

《欢乐颂》樊胜美和王柏川的恋情

还有一个桥段,那就是本来王柏川想接樊胜美下班的,后来和曲筱绡约好见客户,于是他开始打算给小美发微信解释下,可后来想想,又把微信删除了,此时的小美,正空落落地逛街,一直等待王柏川的消息,却什么也没有等到。

《欢乐颂》樊胜美和王柏川的恋情

(2)你开始质疑,却又舍不得分手

 

樊胜美隐隐约约感觉,王柏川没有以前那样在乎自己了。

 

这段期间的樊胜美内心非常痛苦,但毕竟樊胜美不再是小姑娘了,尽管她的内心波涛汹涌,但表面上依然强装云淡风轻。

 

她继续观望,在对方没有说出来什么的时候,又舍不得分手,毕竟她在这段感情中,对王柏川寄予了无限的期望。

 

有人会说,樊胜美怎么这么自私虚荣呢?事实上,她从一开始就是这样的,一直没有变过。

 

想想当初王柏川是怎么承诺的?又是如何打动小美的呢?

 

很多人都会对王柏川的努力和辛苦选择性失明,忘记了当初王柏川的承诺,那段没说出口的话仿佛是:“我已经很努力,你就别要求这么高了,我是不可能做到的,你要学会理解。我已经很忙很累了,你就不要来烦我了。”

 

然而问题在于,当时是谁死皮赖脸又是承诺又是发誓打动小美的?如今小美还是那个小美,却反而落了个一身的不是。

 

(3)当你相信爱情失而复得,更伤人的还在后面

 

后来邱莹莹组局,希望能缓和他们的关系,王柏川再次向樊胜美道歉,这段关系真的能重归于好吗?

 

观众们希望爱情能够改变樊胜美身上的自私虚荣,王柏川也坚信自己能改变樊胜美,但事实却让这些满怀期待的人失望了,人们并没有看到樊胜美的改变,于是有人说樊胜美错了,不识好歹咎由自取,不配爱情,于是到头来,错的都是樊胜美。

 

要说樊胜美错了吗?

 

她是错了。

 

在我看来,她就是错在不够狠心。

 

曲筱绡一直就是率性而为,你看不惯但就是干不掉;而樊胜美却在关键时刻心软了,她完全可以继续守住自己的物质原则——没有房子就不谈恋爱,这个原则,请问谁能说就是错的呢?

 

问题就在于,一开始樊胜美死撑自己的原则,但后来因为王柏川的强烈攻势,她沦陷了,沦陷到一度忘掉了自己骨子里的功利与虚荣,甚至差一点就相信了爱情。

 

在关系的最初,樊胜美大可以对王柏川不理不睬,她可以继续照顾好自己,直到王柏川有了物质基础再答应对方的追求,把“物质女”贯彻到底,就不用面临今天凌驾于道德之上的评判了。

 

因为本来樊胜美要的,就不是爱情;而王柏川所能给到的,并不是她想要的。

 

2、为什么男人喜欢用“冷暴力”?

 

普遍说来,男人在爱情中要比女人现实的多。

 

男人想要完成繁衍后代的家族使命,必须借用女人之力,于是在他们的头脑中,存在这么一个逻辑顺序:如果对方是一个不那么令自己满意的女人,那就先用着;等到后面有合适的,再去考虑如何摆脱这段旧爱。

 

前面是核心问题,后面只是技术问题。

 

王柏川对樊胜美的追求,未必是出于真爱,从心理学角度来说,很可能是“未完成事件”的心理因素在作祟。

 

“未完成事件”这个词语来源于20世纪初诞生于德国的完形心理学(也称格式塔心理学),这个学派衍生的格式塔疗法强调此时此刻,强调充分学习、认识、感受现在这一刻。

 

比如在剧中,王柏川在上学时代就暗恋樊胜美,但显然当时的樊胜美并不把他放在眼里。

 

你会发现后来王柏川再次追求樊胜美的时候,多少是带着这一丝“初恋情结”的。

 

为什么人们对初恋会恋恋不忘?

 

简单来说,就是因为“未完成事件”作祟。

 

在这段未完成事件里,当事人会在内心强化这种遗憾与失落,他放不下的才不是对方的人,而是在这段事件里,自己投入的时间、精力和情感。

 

亲密关系的本质说起来有些让人绝望,那就是,在关系中,人们恋恋不忘的根本不是对方这个人,而是自己在这段关系中的投入,所以电影《致青春》里的那句话就藏着这层意思:“我们都该惭愧,我们都爱自己胜过爱爱情。”

 

当你明白了这一点后,你发现王柏川的“冷暴力”就有了合理的解释。

 

这个解释就是,其实,王柏川并不是真的爱樊胜美,他爱的是他自己,他根本就不爱这个真实的、自私虚荣的樊胜美。

 

所以,樊胜美对于王柏川而言,并不具备“真爱属性”。

《欢乐颂》第二季安迪的台词

我们把安迪的这番话反过来看,王柏川为什么不能接受樊胜美的物质与虚荣呢?可能答案如出一辙,那就是,两个人并没有真正爱上对方~ 
 

有人就对男女关系进行了如下的排列组合,颇有些意味:

 

第一类,对你一心一意死心塌地,真诚地呵护你,和你进行长期规划,对你负责任。

 

说明你之于他是“繁殖属性+真爱属性”。

 

比如安迪之于包奕凡。

 

第二类,和你是灵魂伴侣、最好的朋友,却并不打算找你做女朋友。

 

说明你至于他具备“真爱属性”,却不具备“繁殖属性”。

 

比如安迪之于老谭。

 

第三类,愿意和你在一起,但心不在焉/不关注你/懒得费心满足你/在外沾花惹草

 

说明你之于他只具备“繁殖属性”,不具备“真爱属性”。

 

比如樊胜美之于王柏川,邱莹莹之于应勤。

 

第四类,根本不想和你有任何深度关系。

 

说明你之于他既不具备“繁殖属性”也不具备“真爱属性”。

 

而绝大多数冷暴力,说白了,都是出自第三类关系。

 

如果他对你有感情但没到真爱的程度,会出现“轻度冷暴力”;如果他对你没有感情,会出现“重度冷暴力”。

 

3、降格以求,也许是放弃自我

 

想要遇到你的Mr Right,就要学会绽放真实的自我。

 

什么是真实的自我?

 

比如樊胜美就很真实,她一如既往地虚伪自私,但又不够彻底,内心藏着不忍与善意,所以她会有些坏,但坏的没那么彻底。

 

她会继续她的高标准,因为按照樊胜美的心气,宁愿含着眼泪转身而去也不要委曲求全降格以求。

 

放心,这样的樊胜美,迟早会遇到真正懂她怜惜她的那个人。

 

倒是那个邱莹莹,恐怕在现实中是最惨的那个。

 

当应勤发现邱莹莹不是处女,邱莹莹开始自责,在爱情中,因为第一次遇人不淑,邱莹莹就把自己的择偶标准一降再降。

 

她的择偶观变得异常现实而无奈,不敢有所要求,只要对方能够看起来可靠老实就可以,但最后,她遇到了看似老实可靠的应勤,照样被嫌弃。

 

邱莹莹的妥协到后来让人实在不忍看下去了。

 

应勤果断甩了她,很快另结新欢,邱莹莹一直愧疚不已,还警告安迪“要嫁就嫁第一个男人”,包奕凡在一旁直摇头,赶紧拉着安迪远离这位“祥林嫂”似的邱莹莹。

 

爱情本来就是两情相悦,当你降格以求试图贪图一段安稳的关系,而这段关系缺乏“真爱属性”的话,抱歉,现实只会给你一记闪亮的耳光。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