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0后励志网> 80后励志文章

致三十岁的女人:这绝不是你人生最坏的时候

发布时间:2017-05-05 14:49   浏览量:

放心,这绝不是你人生最坏的时候

 

作者:艾明雅(80后作家,专栏作者)

摘自公众号:江湖人称艾掌门

 

01

 

最好的女友在朋友圈发消息:梅子酒又熟了哟。

 

她是30岁普通人家的单身姑娘,家住在长沙的城郊,从市中心驱车前往大抵一个小时到达。有普通南方小楼两层,前坪后院,热情的爸爸和爽利的妈妈,会时常关照妹子的大哥,和谈婚论嫁男友一枚。此年,一家几口坐拥春花秋月,桂花树下与梅子枝头。

 

她家有只名叫咕咕的走地鸡,有一只叫“久久”的卷毛狗。五月是梅子熟的季节,但你要提前一年预定她家的梅子酒,十斤起订,次年就会应季收到一个大大的玻璃壶,里面绿宝石一般的梅子泡在酒里,是由她爸爸用这一年,静待梅子成熟,一颗一颗用高度白酒亲酿,看着就心生欢喜。

 

这哪是酒,这是时光。

 

每年此时,我们这堆“赖皮”就打着取酒的旗号,呼朋唤友携爱人家眷,去她家里蹭饭烹鸡剁肉,招猫逗狗,大快朵颐,与爸爸对饮,被妈妈奉菜,喝到酒正酣畅也正浓,月上柳梢头,因为醉所以不思归。城市有什么好,此刻乡村风光,无比贴心。

 

因为这坛酒,成了我们一年一度的青梅宴,为索酒,为相谈,为相见,为了……不为什么。

 

因为这一坛朴素而温馨的酒,有了一个仪式,又变成一个见证,致敬了这黄金岁月,将辛酸苦辣一饮而尽。

致三十岁的女人:这绝不是你人生最坏的时候

02

 

三年前,我们也常像这样聚会。

 

岁月静好,啤酒烧烤。每每与她们坐在烧烤摊子上对着月亮喝酒的时候,我常恍惚。彼时,我是唯一有孩子的少妇,她们全是没有结婚的姑娘。那瞬间看着满天星斗,身旁是一位我们都很喜欢的烧烤摊的老板,号称能把茄子烤出扇贝味道的大叔——当酒满的时候,我们都觉得,这应该是我们人生中最好的时光了。

 

这一刻对我而言,孩子酣睡,桎梏暂放,回归自我。此刻我不是妻子,不是母亲,我是她们的伙伴,是人生记录者,是尘世过客,人生一捧沙,不如当下。

 

对她们而言,全无过往,全无伤痛,人生里只有对未来白马王子的期冀与期待,不如做梦。

 

一个是过去已释,一个是未来仍幻,相逢在这一菜一饭,二两杜康中,不觉人生残酷,哪知众生皆苦。更记得,有一个晚上,这位青梅酒家的二小姐喝醉了,挎着一个粉红色的机车包,在我面前的夜色里,唱起歌来:

 

甜蜜蜜,你笑得甜蜜蜜,好像花儿开在春风里。

 

她酒醉,摇摇晃晃,像生命本身的动荡与韵律。望着她,我那一刻突然怀念我的单身时代。你肯定也一样,人生中肯定有那么几时,觉得未来,不可能有比这更好的时刻了。

 

看镜中我们,意气风发,粉面朱唇,红颜未老。

 

看人生剧情,炉香还未成成屑,热恋无需倾城,仅仅是五花马千金裘换美酒,劝君莫惜金缕衣,此时正是少年时——

 

几年后,光景顿变。

 

我,最先穿越产后抑郁,摆开内心恐惧,开始释放心中小野兽,奔赴工作广阔天地,其自由洒脱,却更像是单身女郎。

 

我无力摆弄经纬戏弄人间轮回,只得眼睁睁目送她们一个接着一个,走入婚姻,身怀六甲,奔赴爱的殿堂,或是牢笼。

 

都曾是那些花儿,终于——

 

有人在半夜里痛哭,诉说夫君专制,毫无自由可言;觉得要爱,还是要自由?

 

有人因为结婚彩礼流程问题,找我这过来人讨教经验,往来谈判,心力交瘁,忘了情感如何归宿,竟只见到人心繁复。

 

有人兜兜转转良人未得,不知是要继续等下去,还是该一咬牙一跺脚,惶恐孤独终老。不如将就三寸丁谷,回家打麻将看电视剧,好歹算个归宿。

 

有人如我当年一样,面对孩子尿湿了刚换的床单,在电话里对着远方出差的老公声泪俱下:我是为了什么,要把自己潇洒自如的人生搞成这个样子。

 

可是,竟然又都觉得,这是爱,这有爱,这里面一定有不舍。这便是爱与恨,生老病死,爱别离,怨憎会。没有谁的苦很特殊,不过是——姑娘啊,欢迎来到现实世界,你刚刚踏上征途。

 

而我,黑夜穿尽,终于知道舍得一身剐也不过就那么回事。我知这是阶段,尽心安抚,却也明白终究不能替代;我知道那过程如黑夜独木桥,终究只有你自己能穿过去。

 

人生百味,终须你自己一勺一勺喝光孟婆汤。

 

千言万语,万千祝福,终于化作一本《嘿,三十岁》,在那本书里记录所有的喜怒哀乐,我哀怜女人们这相似的路不同的痛,便祝贺:

 

既然无处可逃,不如喜悦。

 

因为知道,终会涅槃。

 

那姑娘说:靠着这本书,度过人生最艰难的那一年;靠《岛上书店》,明白这一年,将你整个人生变得辽阔。

 

03

 

那一年,我何尝不是在夜里哺乳,十个月未曾睡过好觉,身体垮塌。耳机里反反复复播放李宗盛给自己打鸡血:”你我皆凡人,生在人世间,终日奔波苦,一刻不得闲。”

 

才知道,人生原来微笑过往,只道是平常。哺乳期的我会偶尔在夜里把母乳挤出来,留作孩子第二日餐时。然后自己偷饮酒,偷饮茶。只因那时觉得,人生太苦了,女人太苦了。无处倾诉,除了在夜半对着一壶酒,暂做人生一颗糖,并无人可诉心事。

 

再饮一杯,助我第二日再上马,再战婚姻的繁杂,承担为母之责。

 

而且我那时候总在想:人生就这样了吧。

就这样了吧。

我最好的时光过去了吧。

我的姑娘们,肯定也是这么想的吧。就像有一日夜里,有个她发我:人生切勿深思,深思是苦。

那些甜蜜蜜时光,再也没有了吧。

再见了青春,再见美丽的疼痛。 

 

可是,直到今年三月,我受邀参加行业大会。在那丘陵梯田,漫山油菜花盛开的时刻,身边有不惑淡定姐妹,有美貌青年才俊,望着天地空阔,共谈理想。这一刻我三十岁,却有了如同五年前的想法:这大抵,是我人生中最好时光了吧。

 

可这一刻,我笑了,很快打消了这个念头——哪有什么人生最好时光。

 

没有最好,也没有最坏。

 

我们最该听的,不是《凡人歌》,而是《山丘》。就像我翻越了一座最好的山丘,迎来了一条最难的河,却也迎来了崭新的风景。

 

翻越这座山丘,你也许无人等候。可是,你只能朝着那座山丘,不问,不辨,埋头前行。

 

你当然会遇到更好的更坏的事,也会遇到更好更坏的人。度过美丽青春,迎来人生大美风景。跨越产后忧郁,预备未来更苦痛的未知考验。

 

这便是所谓征程。一座山头接一座山头,连绵不绝。人生巅峰后便是跌落低谷,你爬起来,再走,于是,又来一回。

 

最后,你眼眸里再无“最好最坏”一词,不过是知道,管它曾经多美,多好,多难,多痛。明年此时,我们依然,青梅树下见,人生如酒,饮完这一杯,与那些过往说再见,与未来相逢。

 

我们不想痛哭。我们不想还未曾晓得,就已经老了。
 

我们只想与爱人,十指相扣,五月青梅酒浓,还有这一壶酒,就足够嬉皮笑脸,再面对人生的难五十年。

 

谨以此文,献给我的,青梅姑娘,生日快乐——嘿,三十岁。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