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0后励志网> 80后的无奈

终于故作冷漠了彼此

发布时间:2019-12-11 10:36   浏览量:

  我和父亲终于走到了无话可说的地步。母亲不在的时候,我们常常整日说不上几句话。偶然,碰上有趣的电视节目,也仅是拘束地用短暂的讪笑敷衍了事。似乎,这成了我们彼此声线交汇的惟一方式。

 

  为了避开这种尴尬的局面,我将越来越多的时间交给了书房。就这样,不知从何日起,我和父亲开始了各占一室的生活。他在客厅里懒洋洋地看着电视,而我,则在安静的书屋里,埋头写字。

 

  一日之中总会有那么几次,父亲轻柔地敲开我的门,微微探出头问:“哦,还没写完吗?不知道是谁打电话找你,我该怎么说呢?”

 

  几乎每次我都告诉父亲:“爸,你帮我回了他吧,就说我不在,我这儿还有很多东西没写呢!”父亲点点头,蹑手蹑脚地关门退了出去。

 

  这些年我很少外出,常常一个月还逛不了几次街。母亲说我是越来越朝着父亲的方向发展去了。似乎,这一点我与父亲确有共通之处。

终于故作冷漠了彼此

  父亲的言辞不多。即使我胃痛难忍,他也仅是在旁关切地反复问这么一句:“要不要去医院?走吧,咱们去医院吧!”

 

  他不比母亲,每每焦急中携卷着泪光,低着头,关怀备至地询问,翻箱倒柜地帮忙找药。父亲在这一刻是极为木讷的,他不知道家里的药在何处,更不知道该如何陈述内心的惶恐的不安。他习惯了这种男人式的假镇定。

 

  对于他,我也一样。阴寒天气突来,他疼得龇牙咧嘴,我也只是默默地生火,为他慢慢贴上两记风湿镇痛膏。他从不曾责备过我的驽钝。我想,他定然是清楚地知道,他的孩子,已经拥有了与他一般含蓄的情感。

 

  母亲参加了花灯团。我和父亲独处的时间越来越多。很多时候,我翻开书柜中的相册,便会甜蜜地回想旧日的时光。父亲毫无顾忌地将我搂在怀里,举过头顶的日子早已一去不返。此刻留下的,只有深藏在我们彼此心间的温暖而又模糊的记忆。

 

  一想到时光的无情,父亲的来日可数,胸中便恍然腾升起一股愈渐浓烈的愧疚。我搁下手中的纸笔,慢慢地走到客厅,极为自然地和父亲坐到了一起。父亲漫不经心地问:“都写完了?”我点点头,便各自没了任何言语。

 

  “爸,这个电视好看吗?”“还行。”“主要都说些什么呢?”“我也不太清楚,刚看。”有时我想,父亲一定可以对这个电视说出许多许多的话,只是不知出于何故,他再不愿对我说起。我们彼此心照不宣地,聪明地学会了如何避开这类言辞较多的话题。那是我成年之后给他的最为完整的一天。我起初并未觉得有何不妥,直到半月之后我才恍然醒悟——那天,我并不曾接到任何一个打给我的电话。

 

  那么之前在我书房里反复进出,并谎报有来电的父亲,一定也是出于某种不可名状的原因。父与子的关系,其实就是剑与剑鞘的关系,明明密不可分,却还是不得不用坚硬的身躯抵挡着彼此的热情。


本文标签: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