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0后励志网> 80后的无奈

逃离北上广只是个传说,占据信息高地,才能争先!

发布时间:2017-04-01 14:45   浏览量:

若你离开北上广,请不要说逃离

 

作者:霍老爷

摘自公众号:霍老爷

 

1.

 

几乎每次房价上涨,逃离北上广这个话题都要被拿出来炒一回。这次吵得沸沸扬扬,他们换了一点花样:清北学历不如学区房。一时间,北大博士离开了北京,清华博士回了山东,中科院的博士回了南京。

事实上,不是清北学历不如学区房,而是你的清北学历不如学区房。

 

对于大多数人而言,工资是我们人生中的收入,清北和985的大牛们去BAT可以拿25w的起薪,而大多数毕业生,面临的是市场上4000元的议价。

 

学历非常值钱,清北的学历非常值钱,之所以看起来不值钱,只是有些人的学历不值钱而已。

 

同样是清北交复的学生,有京沪土著选择了低薪但体面的科学教研工作,双方父母有退休工资,也有出生于偏僻县城的每月都要寄钱给反哺家庭,父母无退休金;

 

当然也有京沪土著,毕业后在互联网、金融高薪行业就职,已经买了学区房的。

 

也同样有非土著毕业后在高薪行业就职,觉得自己未来还有希望买上学区房的。

 

再细分一下,还有时间的区别,有08年以前毕业的清北交复,11年以前毕业的清北交复,还有今年毕业的清北交复的区别。

 

学历是否值钱,取决于你进入的行业,也取决于你的阶层位置决定的心态。

 

而学历的值钱才决定了学区房的高价值,对于中产阶级而言,这个阶层是不稳固的,是一个缓慢下滑的过程。有人把中国的中产阶级比喻为蜜蜂,必须不断振翅才能保住自己的阶级位置,而决定这个蜜蜂能飞多高的就是学历。

 

学区房之所以这么贵,是因为这是他们能触及到的中产阶级顶配。

 

不是所有人都需要买房,公开表示学区房不重要,不买房的名人很多,罗永浩,罗振宇都表示不买房。

 

吴晓波前天也公开劝告90后,无须买北上广的房子。对于这些人而言,确实没必要买房,投资他们的事业能获取更多,他们后代的教育也不用担心。

 

还有一些人同样也不用买学区房,那就是国家的高级官员们。

 

在权力本位的国家,能够靠一个条子搞定的事情,无需用几千万投资。但是对于普通人而言,学区房就太有必要了。

 

所以,人和人不是平等的,有人的孩子未来是easy模式,有人的孩子未来是hard模式,选择了hard模式的人,拿着easy模式的攻略是没有办法通关的。

 

教育是阶级再生产的工具,以西城海淀为例,目前每年仅有4万个小学学位,约1/3为优质学区,用最乐观的估计,每年能投入市场交易的占1/3,也就是说每年最多3600个。

 

谁能够,抢到这3600个学区房,谁就是,买到了未来3600个中产阶级席位,唔,可能性。

 

我来自一个高考大省,我进入的高中是本市最好的高中,每年有2-3个人可以进入清北,上千个人的学校,竞争的就是那前面几个位置,名副其实的独木桥,在这个高中,你不能出任何错误,只有做到顶尖才能进入清北,因为老师的水平也就这么高。

 

在我进入这个高中的时候,有一个土豪同学,跟我成绩差不多,他去上了一个省会的外国语学校。

 

开始我听到那个咋舌的学费,不明白他为什么选择去那里,后来在高考的时候,他直接去了美国的一个公立大学,当时我们这个小地方的人,知道的就是哈佛耶鲁,觉得他就是充门面,后来等到大学见了世面,研究过留学以后,才发现要想申请这么一个大学,也是要跟无数的人竞争,而他已经一骑绝尘,申请了常青藤名校。

 

同样是过独木桥,有人买了架飞机,有人另外造了一座桥,如果你没有别的办法,只能在独木桥上一点点往前蹭,而你飞过去以后发现,别人已经飞出去老远了。

 

高考的价值是,它作为一个筛选器,但高考的价值也仅仅是一个筛选器而已,不能鉴别真金。人与人的智商差距不大,你在一个教育资源更紧缺的省份,城市,花费大量时间消耗的精力,毫无意义,这也就是学区房的意义所在。

 

当年高考的时候,我以比别人高100分成绩考入一个985,我以为我的能力和水平远远高于我的同学,开始是有些骄傲的,结果发现并没有,我的成绩非但没有优于那些北京上海的同学,反而处于劣势。

 

做比较复杂的物理实验,我经常要摸索半天,才能搞定,有些仪器我只听说过没有见过,但那些来自京沪的同学可以轻松搞定。当我放下我的矫情,向他们请教,有些人无意中问我:你高中时代没有见过吗?

 

没有,高中时代的我大部分时间用来刷题了,学校里有一些实验仪器,但大部分实验课被压缩了。

 

后来在暑假回家的火车上,我偶然碰到一个跟我同专业的学生,我特别兴奋地找他攀谈,抱怨了这个经历,他大惊失色:实验?什么实验?咱们这个专业还有实验?

 

他来自另一个三本学校。

 

2.

 

教育是平等的吗?不!

 

教育是阶层逆袭的神器,但教育是个稀缺品。我们上学的时代,有个很轰动的人物,哈佛女孩刘亦婷,当时都以为她特别优秀。现在她母亲的套路已经被无数留学中介采用,靠的就是推荐人,但是对那个时代的人来说,很多人根本无从知道什么是推荐人。

 

我想,如果刘亦婷的母亲生在一个三线城市,不会知道这条路径,而这条路径肯定已经被很多人走过。

 

这就是生活在成都的优势,可以想象,在当时的北上广,有很多家庭也走过了这条路,生于成都的优势尚且如此,那么生于北上广呢?

 

所以,你现在真的做好准备逃离北上广了吗?即使没有学区房,北上广的优势就不存在了吗?

 

在文革时期,林立果能够听到摇滚乐,他说,如果他有机会掌握大权,他一定让全国人民听摇滚音乐,而不是八个样板戏。而在高墙之外,只有八个样板戏,同样是大院子弟的崔健,也能接触到摇滚乐,他在空军学院,第一次看到一个男孩弹吉他,后来他成为中国的摇滚教父,设想一下,为什么是大院子弟的崔健,而不是一个山村的放羊娃成为摇滚教父?

 

同样,能在那个年代接触到好莱坞电影的王朔、姜文也成为名作家,名导演。

我们喜欢讲70后,80后,90后,吴晓波说90后不要买北上广的房,其实xx后这个概念完全错误的,世上已无90后,同样也从来没有过70后,80后。

 

生于90年代就是90后吗?不是的,同样生活在70年代,在你的父母只能听到八个样板戏的时候,高干子弟们在看好莱坞电影,听摇滚乐,也就是说这些高干子弟的时间轴,跟纽约洛杉矶几乎是同步的,也就是说,这些城市的人民,在信息上,相当于我们国家的高干子弟,提到70后,我们应该问一句,哪里的70后?美国的70后,日本的70后,中国大院的70后,还是中国农村的70后?他们的记忆和信息量是完全不同的。

 

我在生活中接触过很多人,我发现有些人很难接受新的观念,他们固执自大,迷信标准答案,其实就是因为他们信息通道的狭窄,一个只见过大刀长矛的人,很难想象世界上还有大炮火枪,他们只能把这归结为妖术。

 

当别人用火枪的时候,只用长矛是打不赢这场战争的。

 

1978年,邓小平访问周边国家,来到新加坡时,看到新加坡的高楼大厦,完全被震撼了,回到中国,就决定向新加坡学习,第二年就开始设立经济特区,才有了后来的深圳。

 

这就是为什么要改革开放的原因,信息的传递是一个链条,它从上游出发,逐渐传递到下游,在信息链条的上游,就拥有信息的优势,而上游是那些中心城市。

 

3.

 

成吉思汗9岁的时候,第一次被父亲带到远方去提亲,他提亲的对象是弘吉剌部的薛德婵的女儿。弘吉剌部是蒙古部族最富庶的部族之一,因为长期和金人贸易,他们最早接触了文明。在他未来的丈人家里,成吉思汗第一次见识到丝绸,比毛皮要轻柔,比毛皮要有光泽,这让他深深折服。他第一次知道,南方还有一个遥远的文明。以后的成吉思汗在他的征服行动中,经常屠城,但从不杀害工匠。

 

努尔哈赤十几岁常常到抚顺和汉人互市,又在辽东总兵李成梁的手下当兵,深受汉文化的熏陶,用祖、父所遗的十三副甲胄起兵,而就连这十三副铠甲,都完全是明朝制式的。

 

终结东晋的前赵,是匈奴人建立的,而他们的首领刘渊却汉化颇深,不但《诗经》、《尚书》、《左传》、《春秋》无不精通,《史记》、《汉书》纵览,甚至嘲笑汉朝的开国元勋——随何、陆贾没有武功,周勃灌婴没有文采,他在青年时代,作为匈奴人的人质,得以游学洛阳,学习到了汉人的军事和文化知识,方能统一北中国。

 

所有崛起的文明,都是靠跟先进民族交流,才获得了先发的军事优势,信息优势。

 

罗振宇的元旦演讲,《时间的朋友》说来说去不过就是两个字,争先。

 

什么叫争先?当时听完这个演讲,我跟朋友说,就是先入咸阳为王上,后入咸阳屎都吃不上。

 

公元前三世纪,来自沛县的一个男人第一次来到秦帝国的首都咸阳,看见秦始皇的车驾,发出一声感叹:大丈夫当如是也。后来他揭竿而起,攻入了咸阳,尽管慑于项羽的强大,先入咸阳为王的承诺成了空谈,但他的部下萧何在咸阳收罗的秦帝国的户口档案,让他在争霸战争中如虎添翼。

 

只有占据信息高地,才能争先。而任何时代,世界上的一线城市就是信息高地。信息先从这里出发,才能传播到世界各地。这如同人类古代时期一样,那些占据城市的民族是文明人,而那些处于边疆地带的是野蛮人。

 

生于文明地带,你就据有文明人的优势,更快的刀剑,更精密的组织术,更坚固的城墙,野蛮人的战马在文明人的高墙面前却步,只能等到文明的衰落期才能暂时占据优势,而这些野蛮人中的主角不是因为他们更野蛮,而是因为他们更文明。他们能够在第一时间学习到文明人的优点,第一时间洞察到文明人的衰退,乘势崛起。

 

生于欧美的白人青年,身无分文来到当时远东的上海这个冒险家的乐园,就可以变成腰缠万贯的富豪,无他,信息优势耳。美国第31任总统胡佛,在美国不过是加利福尼亚一个一文不名的穷小子,来到中国骗取了开平煤矿的开采权,不几年就成了百万富翁,更凭借积累的财富成为美国总统。

 

这就是生于文明中心的好处,巴菲特把这叫做“卵巢彩票”,

 

还是个孩子的时候,我各方面的条件就很优越。我的家庭环境很好,因为家里人讨论的都是趣事;我的父母很有才智,我在好学校上学。我认为,我的父母是世界上最好的。这非常重要。我没有从父母那里继承财产,我真的不想要。但是我在恰当的时间出生在一个好地方,我抽中了“卵巢彩票”。

 

我的财富还要拜以下三点所赐:生在美国,一点幸运基因,以及广泛的兴趣。我的孩子们也都有幸赢得了我所说的“卵巢彩票”。以我为例,上世纪三十年代能够出生在美国的几率,是30:1,加之作为一名白人男性,我得以规避当时社会许多人不可逾越的障碍。而生活在这样一个阶段性产生扭曲结果的市场体系里,不得不说我的幸运更凸现出来。

 

巴菲特的父亲是一位众议员,可以说从一开始就享受了子宫红利。

 

子宫红利就是你是否选对了正确的国家和正确的家庭降生,也就是我们说的投胎学,投胎于先进的国家你就有了投胎学优势。

 

而出生于发达的城市也同样具有优势。巴菲特在中国不会成为巴菲特,而如果生于中国的县城的一般家庭,可能他连年薪十万都做不到。


相关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