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80后励志网> 80后的那些事

护着一朵柔黄的迎春花

发布时间:2019-12-11 10:52   浏览量:

  父亲出事的那天,母亲正在门前扫雪。一个神色匆忙的男人从那头的马车上跳下来说:“不好啦,不好啦,虎子他爹出事儿啦!”

 

  新落的雪花,如同书背上的白纸一般,又急急覆盖了新扫出的空地。母亲跟着那个矮小的男人上了马车,我孤零零地站在门口,抱起那堆沾满黄泥的衣服,一声又一声地叫着妈妈。

 

  村里有人说,父亲是在搬运家具的时候出的事。楼梯上有水结了冰,太滑,父亲一时没有站稳,摔了下来。于是,那张原本一百多斤重的八仙桌,便毫不留情地砸向了他的身体。我整夜整夜睡不着觉,想着父亲摔下楼梯的情景。那样的颠簸和磕碰,该有多疼啊!

 

  父亲终于还是没能救活。抬棺那天,母亲盘起了头发。她将那朵柔黄的迎春花,又缓缓插入了发隙。我没有哭,母亲亦没有。

护着一朵柔黄的迎春花

  亲朋散去之后,我和母亲默默地收拾家里的残局。洗碗时,她捋着蓬乱的头发惊呼:“我的发卡呢?我的发卡呢?”

 

  当夜,母亲硬拉着我,在漫天的雪光中,寻找父亲送她的那一枚黄色发卡。我从来没有见她如此疯狂过。印象中,她一直都是那么安详,内敛,而又矜持,和书本上所写的那些村母亲一般,从不善于表达心中的情感。

 

  大雪呼啸着席卷了山野。黢黑的路上,我和母亲趴跪在蚀骨的雪地上,一步一步地顺着掩埋父亲的方向找寻而去。

 

  母亲的发卡真丢了。我当时极为不悦,不明白母亲为何如此看重一个普通的发卡。父亲的早亡,她不曾哭泣,如今,却在惨白的雪夜里,为一枚毫无瓜葛的发卡哭得没了声息。

 

  时光荏苒,我终于渐渐明白,当年的那枚发卡,已不仅仅是一个简单的饰物。它是一种念想,亦是母亲对苦难父亲惟一可寻的情感寄托。

 

  当雪花再度悄然覆盖了村庄,我已不觉寒冷。因为我知道,在这个白雪皑皑的世界里,一定有一枚温热的发卡在寒冬的深处,默默地护着一朵柔黄的迎春花。


本文标签:
相关内容